皇后藏身在长廊转角处静静的等待着,惊台的火光忽明忽暗,隐约照映出长长的、不知延伸向何方的走廊。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蹑着脚快步走的声音;是一个身材魁梧、用斗蓬遮住脸的男人;皇后立刻便明白这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国王。  

  国王鬼鬼祟祟的环顾四周,在确定没有别人之后,便于一间房间门口停下脚步,推开门一闪身就消失了身影,只留下看见了这一切的皇后独自一人在长廊下。  
  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皇后对房间内的事非常好奇,但是她同时也感到害怕,这是不可饶恕的罪。在她的心中,的确挣扎了一会儿,不过最后还是焦虑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像是被恶魔附身一般,皇后走近国王潜入的那个房间,弯下腰来,从钥匙孔窥视室内的情景。  
  仅有微微月光照亮的房间内,一个女孩横躺在床上。皇后只能隐约的看见国王坐上床沿,和女孩热切拥吻。那女孩稚气的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半开的唇间露出像松鼠一般的可爱门牙。  
  国王用左臂拥着女孩,右手则帮她褪去衣裳。  
  月光下,女孩自留的身躯一览无疑,微微隆起的乳房、还没长出体毛的下腹,以及像洋娃娃般的纤细双腿……皇后此刻已经不愿再往下看,眼睛离开了钥匙孔。虽然长久以来的疑惑终于得到解答,但绝望感却让她全身虚脱,使她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身为妻子,竟然目睹了丈天的不忠,这是多么无奈的事实……。然而更大的悲哀是,丈夫外遇的对象竟然是夫妻俩亲生的女儿……  

 

----------------------------------------------------------------------------------------------------

下雪了,皇后独坐在黑檀木窗沿,做着针线活。  
她嫁到这个王国已经十年了;年轻貌美的皇后虽然没有显赫的身世,不过国王并不在乎,认定她就是他要的女人。  
  刚结婚的那段期间,国王疯狂的爱着皇后,而皇后也以拥有国王的爱为满足,只要国王瞄一眼周遭的侍女她就会嫉妒,就连国王与家臣谈天也会引发她的醋劲,甚至是一些王公贵胄,也免不了被皇后的妒火所波及。  
  然而幸福并未长久;在那个年代,国王出兵四处征战是常有的事,各个城堡的领主几乎很少留在城中,大部分时问都在战场上度过。于是被留在城里的皇后,便开始感受到了前所末有的孤寂。  
  每天的日子都在侍女们的环绕下无聊度过。  
  女人的话题还能有什么呢?多半都是一些服饰、化妆,以及背地里的闲言闲语。皇后表面上强颜欢笑,但内心却寂寞难耐。  
  在这样的生活中,皇后唯一的娱乐就只有在夜阑人静时,关起房门拿出她的嫁妆——一面魔镜来端详。当她凝视着魔镜时,总会喃喃的问到: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皇后阁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当然是你……。”  
  听见魔镜这样回答,皇后才松了一口气。  
  镜中的她有着棕黄色的头发,直挺的鼻梁,以及如同大理石般的白色肌肤……。皇后非常重视肌肤的保养,不惜重金从先进的法国买来护肤的配方,并使用各种草药制成油膏,每天早上都给肌肤做最好的按摩。然而岁月不饶人,皇后的美貌、是有衰退的一天。不知从何时开始,皇后的肌肤已逐渐松弛,眼角出现了细纹,而国王也似乎不再那么的享受鱼水之欢了;看来,国王已经对皇后不再感兴趣。  
  皇后当然也听说过国王想在贵族千金中寻找宠妃的传闻,因为在不打仗的时候,即使留在城内,国王也把大部分时问都花在探访皇亲国威上。  
  国王十分喜爱少女,当年皇后嫁给他时只有十五岁,所以与其说国王是被她的美貌折服,不如说是爱上了她的年轻。  
  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并不是国王的喜好;当年的皇后拥有光滑无垢的肌肤、细直的双腿、紧致的臀部、小巧的五官……,这种未成熟的中性美让国王深深着迷。  
  当年未及龄的少年少女结婚是极为稀松乎常的事,甚至有些公主还没满十岁就被嫁到异国,不过由于对方也是个乳臭未干的王子,所以虽然名为夫妻,但看起来却更像是玩伴。  
  皇后心想,如今国王宠爱的贵族之女,不也都是一些年纪不超过十四岁的少女吗?除了年华不再之外,皇后还有另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没有子嗣。  
  她叹了一口气,再度望向窗外的雪。  
  一个不小心,针尖刺伤了指尖,一滴鲜血落在雪中;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冰雪搭配在一起,颜色竟是那么的夺目;皇后见到这幅景象,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我要生一个孩子,一个肌肤像雪一样白,唇像血一样红,头发像窗框檀木一般黑的孩子……。”  
  只要生一个孩子,就一定能够挽回国王的心。不,就算国王不再爱我,我也是王子的生母,没有人能够动摇我的地位……  
  或许神真的听见了皇后的祷告。没多久,皇后就怀孕了,之后产下一个健康的宝。  
  正如她所期望的,是个肌肤洁白如雪、嘴唇赤红如血、头发如檀木般黑的女婴:他们为她取名为白雪公王。  
  国王对皇后的“功劳”十分满意,送了无以计数的宝石华服来奖赏她。虽然外头有人说,没生下王子是一天遗憾,但皇后一点也不在乎。  
  随着小公主的逐渐成长,国王也满心欢喜,他不再到外头去找他的情人,而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伴小孩,也因此经常到皇后的寝宫探视。皇后终于如愿了,她,再度夺回了国王的心。  
  在双亲疼爱下成长的白雪公主,有着和皇后相似的美貌;皇后对此相当自豪,只要有人赞实白雪公主的美丽,她就会觉得自己也获得了赞赏。  
  可是有一天,皇后发现有些不对劲;她发觉国王凝视白雪公主的眼神不像是父亲在看女儿,而像是男人在看女人。他盯着公主胸部白皙的肌肤、看着公主裙脚下不经意露出的脚踝,眼中竟蕴含了异样的欲望之光。  

 

在绝望之中,皇后踌躇着,但仍然不忘像过去一样,向魔镜询问: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魔镜这么回答她:  
  “皇后啊,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才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不能再继续忍气吞声了,一定得除掉白雪公主,这样自己的地位才能稳固。如令皇后已经丧失了理智。  
  既然有了目标,就必须立刻实行。可是该如何杀死她呢?皇后想过使用毒药,但是弄毒药太麻烦了;或者是亲手把白雪公主勒死?然而她又害怕自己到时候会因母性作祟而没有勇气下手。  
  最后皇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找来了一个功夫相当不错的猎人。  
  “把公主带到森林里杀掉!然后把她的肝和肺带回来给我。”  
  对当时的人来说,森林是充满神秘的,栖息着无比恐怖的怪兽,是个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地方。  
  “我带你去森林里玩玩吧,那里有很多很有趣的东西喔。”  
  猎人这样邀请白雪公主,不过白雪公主本能的察觉到情况有异,所以没敢答应。但猎人还是拉着公主的手,便把她领进了森林里。就在这时,猎人的心中浮现了一阵哀愁。  
  (真是可怜啊,要我杀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对于身分地位相当低的猎人来说,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  
  当时婴幼儿的死亡率非常高,刚生下来的孩子常会因为染病而夭折,所以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孩子都被大家视为珍贵的宝物。猎人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身分地位高的人会这么不重视小孩子的生命?  
  “你不要怨我,这是皇后的命令,我自己并不想这么做。”  
  说着,猎人便拔出了刀,吓得白雪公主跪在地上拼命求饶:  
  “请您大发慈悲,饶了我一命吧……”  
  公主脸颊上流下的两行泪,顿时让猎人失去了气力。  
  (就算我不杀她,这么小的孩子也没办在森林里生存吧?她迟早都会被恐怖的野兽给吃掉,这样就用不着我直接下手了……)  
  于是猎人收起了刀,把公主赶进森林里,然后宰了一头猪,取出肝和肺带回城里。等得不耐烦的皇后看见眼前血淋淋的内瞅远是吓了一大跳,不过她强作镇定的说道:  
  “干得很好,公主有没有抵抗?”  
  “是,她临死前还在惨叫、哭嚎……”  
  “好,做得好,我要好好的奖赏你。”  
  说罢,皇后便当场叫出心腹手下把猎人给杀了。想当然尔,这是封口的动作。然后皇后又重新检视了猎人所带回来的肝和肺;她心想,这些还带有血色和体温的内脏,就是那个不断将我逼到绝路,年轻貌美的白雪公主的内脏……。  
  根据当时的习俗,如果吃了年轻女孩的心肝,就能把她的年轻占为己有。一开始皇后还有些踌躇,不过最后还是找来了厨师,把那些内脏撒盐烤过之后送上了餐桌。  
  在那个时候,人吃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欧洲在中世纪曾经发生过大饥荒,到了十三、十四世纪,更因为气候变化,使得饥荒益发严重,有许多村镇甚至还因为人口流失而荒芜。  
  在粮食不足的压力下,人们从农村涌到都市,然而都市里也并没有那么多的面包足以喂饱这么多人;于是街头四处都有人饿死,而活着的人便争食死者的尸体;在现在想来,这实在是无比的惨剧。  
  一开始,皇后只敢浅浅的尝尝味道;她眯着眼睛看着红肉上滴下的血汁;终于,她鼓起勇气咬了一口。在咀嚼当中,皇后总算体会到了奇妙的满足感;如今公主的美都将属于她了。  
  另一方面,白雪公主正在森林里因害怕而哭泣着,不知该往何处去。如今她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只一味的争夺父亲的疼爱,却没有注意到母亲的感受。  
  难道母亲是用女人看待女人的眼光来面对我吗?难道母亲对我的嫉妒已强烈到要杀掉我才能泄愤吗……?直到此刻,白雪公主仍旧无法认清现实,以为母女的爱可以胜过一切。  
  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风吹树梢发出了咻咻声,而远方则传来了猛兽的长嚎;夜越来越深,四周的树木枝干看起来像极了幽灵的面容。  
  过度的害怕几乎让公主晕厥,她只能无意识的边走边哭,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头;也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公主竟然一连翻越了七座山头。  
  就在这时,她终于看见了民家的灯火。在力气耗尽之前,她走到了这栋小小的石造民房门前。这里其实住着七个小矮人,他们平常都在上里挖掘铜矿,然后打造成武器,藉此餬口。  
  白雪公主稍稍的走进屋内,房里放着一张小小的餐桌,上头放着七个小小的盘,,,|田子,同时还摆了七套小巧可爱的叉子、汤匙、杯子和餐刀。房间的另一头则排着七张小小的床,铺着洁白的床单。  
  饿昏了的白雪公主没有多想,顿时便将餐盘里的面包和菜肴吃得精光,还喝完了杯子里的葡萄酒;等到肚子一饱,疲倦感便又再度涌现,于是挑了一个床,倒头立刻睡着,床的大小刚好适合当时只有七岁的白雪公主。  
  当夜幕低垂时,这个家的主人,七个小矮人回来了,他们点亮灯一看,床上竟然睡着一个可爱的女孩,而餐桌上的面包和汤也都被动过了。  
  “好可爱的女孩呀!”  
  其中一个小矮人叫道。  
  “嘘,不要吵醒她,让她继续睡吧。”  
  隔天早上,白雪公主睁开眼睛看到这七位小矮人,不禁吓了一跳。他们的个子都和自己差不多,只不过头发中混杂着白发,皮肤也像中年人般粗糙,不过眼神看起来都很和善。公主心想,要不是他们在这里盖了一栋房子,我昨晚恐怕真的要被野兽给吃掉了……  
  公主虽然还是个孩子,不过脑筋却很灵光,她马上把坏心眼的妈妈想要杀害自己的事,以及猎人不忍心杀她,才放她一条生路的事说了一遍……听完她的话,小矮人们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怎么会有母亲想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呢?但是这么可爱的女孩看起来并不像是曾说谎的样子,这件事背后一定还有内情才对。  
  “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小矮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样告诉白雪公主。  
  长久以来,这些年老的小矮人都活在一个没有女人的世界里,如今面前出现了这么一位可爱的少女,彷佛在他们灰色的生命中点亮了一盏明灯。每一位小矮人都在内心暗自许愿,希望这样的幸福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不过,你得要帮忙做家事才行,你要打扫、洗衣、缝衣、做菜、整理房间。我们都是粗枝大叶的男人,不懂得如何把家里弄得更漂亮。你是个女孩,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才对。”  
  白雪公主高兴的点了点头。于是就从这一天开始,她和小矮人的奇妙同居生活便展开了。当年男人出外工作,女人在家打理家务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很自然的,家事都落到了公主的头上。  
  过去如花似玉、娇生惯养的她,当然不太会洗衣、做菜和打扫,不过久而久之,她也渐渐的学会了一点;再说,就算做得不好,小矮人们也从没抱怨过什么。  
  家里来了一位可爱的女孩,小矮人们觉得很满足,他们不想失去这个女孩。因此,尽管大家都不说出口,但都很有默契的认为应该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孩。  
  “我们出外工作时候,记得一定要把门窗关好,不管是有谁来叫门,都绝对不可以开门喔。”  
  小矮人们一再这样提醒纯真无邪的白雪公主。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以公主的父亲自居,而以前相当依赖父亲的公主,也已经很习惯男人这样对待她。  
  不知从何时开始,小矮人们每天晚上都轮流跟公主交欢。  
  普通的女孩都很讨厌成年男人的胡渣、粗糙的皮肤,以及老年人特有的体臭,但是白雪公主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所以并不觉得排斥。  
  只不过当小矮人和她上床时,那刺刺的胡渣总会唤起以前的回忆,使地想起父亲的面容。公主想起初夜时,当时的她没有喜悦,只有惊恐;男人粗糙的手把她的衣服脱去,抚摸她的胸部和下腹,而她只能暗自发抖。  
  “不要,父王!快住手。”  
  但不知为什么,当时就是难以开口拒绝。  
  对她而言,那是一次既恐怖又羞耻的回忆;破身的痛苦至今都还留在脑海……。可是在交欢之后,父亲温柔的擦去血痕,紧紧的抱住了她;当晚她就睡在父亲的臂弯里。那粗糙的胡渣和老男人特有的体臭,如今却变得那么令人怀念。“啊啊,父王……”到了高潮的顶点,白雪公主忍不住喊出声来。听到她这么喊,小矮人停下了动作;长久以来的疑问终于获得了解答。为什么公主曾遭到生母的嫉妒,非要除之而后快不可?为什么这么年幼的一个女孩,浑身上下却散发着病态的性感魅力……  
  另一方面,在城里的皇后则展开了新的生活。  
  虽然杀了亲生女儿的罪恶感让人难受,但少了和她夺爱的情敌,却又让她感到无比安心。  
  没有人能够抢走国王了,国王又再度属于我了……。  
  远征回来的国王发现公主不见了,心中悲哀难忍,可是皇后很有技巧的说了个谎:  
  “那天我们去森林里散步,不料遭到野兽袭击,所以大家都赶忙逃命,然而就在逃走的途中,公主被裙子绊住了脚,结果被野兽追上吃掉了。”  
  然后皇后叹了口气;这是以母亲身分叹的气。  
  每当她一个人留在房间时,总会想起白雪公主童稚的脸;这时她便会猛力的摇头,想把这一切都抹去。往后自己和国王还要继续过下去,她是一个重新获得爱的女人;如果这一切一定要用白雪公主的性命来换取,那也是不得已的……。  
  当天夜里,皇后贪婪的享受国王的爱抚,在肉欲中忘却了犯罪的恐惧。国王对她反常的热情感到惊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或许皇后是想用性爱来冲淡失去女儿的哀伤吧。  
  可是没过多久,国王在外头另结新的传闻便又窜进了皇后的耳中;这让皇后感到犹疑,难道当初杀死女儿,夺回国王的爱都是徒劳无功?难道这样做是错的?  
  当晚,再度陷入孤寂的皇后又把那面镜子拿了出来,然后凝视者镜子问道:  
  “魔镜啊,魔镜,快回答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18楼

  “皇后啊,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住在七个山头外的白雪公主……。”  
  皇后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镜子也摔到了地上。那原本已经死了的女儿竟然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恐惧让皇后全身颤抖,那孩子要是跑回来告发我犯的罪行怎么办?国王肯定不会饶过我这个杀害亲生女儿的母亲吧……  
  如令杀人已经变成了必要手段。过去杀人是为了内心的嫉妒,而这次则是死活的问题。在这样一场母亲与女儿的夺爱斗争中,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不能再信赖别人了,只能靠自己亲自下手。  
  下定决心的皇后在脸上抹了颜料,套上破烂的衣服,选了几个漂亮的绢织束腰放在篮子里,偷偷的潜出城去。  
  束腰是一种系在腰间,可以让胸部高耸挺立的内衣,而绢织品在当时只有威尼斯和米兰才有生产,是极为高价的服装。  
  过去在宫中那么喜爱打扮的公主,一定会对束腰很感兴趣,而她现在生活在深山里,无法再接触到过去的华服,心里大概也正闷得慌吧。本身就很爱美的皇后深知如何利用这些东西来抓住女人的虚荣心;她有信心,那位年幼的公主一定会轻易上钓。  
  变装易容成老太婆的皇后翻越了七座山头,终于来到小矮人的家;她咚咚的敲了敲门,大声叫卖起来:  
  “有没有人要买束腰啊?非常漂亮的束腰唷……!”  
  白雪公主觉得很纳闷,怎么曾有人在这样的深山里叫卖?可是这些天来她总是一个人留着看家,而且也已经很久没和外人说过话;再说,老大婆卖的是束腰……。于是心痒难忍的公主遂毫无警戒的打开了门。  
  看见公主的身影,皇后内心泛起复杂的感受。公主虽然身穿粗布制成的衣裳,但却仍旧闪耀着年轻的光辉。啊,这就是夺去丈夫的爱,夺去我的幸福的女儿。  
  想到这里,皇后的心中涌现憎恶。没错:就是这张年轻有朝气的脸,害得我这个皇后地位不保;不,连我的生命都受到威胁……  
  “唉呀,好可爱的小女孩,你喜欢哪一种颜色呀?对了,这种颜色不错,我来帮你穿上好吗?”  
  白雪公主毫无戒心的让皇后靠近;并让她从背后为她绑上束腰。可是越绑她越觉得胸口闷得难受,想挣脱,但束腰却越来越紧;最后终于难过的唉叫了一声,倒了下去;皇后这才满意的逃进了森林中。  
  等到天色阴暗,小矮人回家来,但却没人来迎接;大伙儿狐疑的开了门,却发现白雪公主就倒在门口。  
  不管怎么叫她,怎么摇她,都没有反应。就在小矮人们束手无策之际,突然发现公主身上穿着束腰,于是便赶忙将束腰的绳子松开;公主这才喘过了一口气,重新恢复神智。小矮人们见状都大声欢呼,泪流满面。  
  听完了白雪公主当天的遭遇之后,小矮人们又再度感到震惊不已。  
  “真是可怕啊,那个老太婆一定就是皇后。不过还好,总算保住了一条命;下次不管是谁来敲门,都不可以开门唷!”  
  就像父亲对年幼女儿的训诫一般,小矮人们一再的对公主耳提面命。  
  另一边,皇后气喘吁吁的赶回城里;她有信心这次绝对不会失败,因为在她系紧束腰时,就已经确定公主是不可能活下来了。没问题了!公主不可能再活过来了。皇后心中这么想,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安,于是再度拿出魔镜来确定一下: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她暗自祈求,可是魔镜却回答:  
  “皇后啊,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住在七个山头外的白雪公主。”  
  啊啊,怎么会这样?即使是我亲自下手,公主却仍然还活着?难道是我的母爱在作祟,没有在系紧束腰时使尽全力,反而手下留情了吗……?  
  下一次,皇后在心中发誓,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杀了她,否则我的性命和地位都将不保。  
  于是皇后决定选择毒药。在中世纪,毒杀是极为普通的杀人手段;在宫廷中,王公贵族们就经常遭到毒杀,因此养成他们在吃饭前总会先叫侍从先行试毒;就算是招待宾客喝酒,主人也必须先举杯一饮而尽,以表现诚意。 

 

 

 

皇后选中的是一种能立即发作的毒药。她将煎过的毒药涂抹在漂亮的梳子上,然后换上和前次不同的装扮,再度潜出城去。  
  翻越了七座山头来到小矮人的家,皇后又扯开嗓子嚷了起来:  
  “有没有人要买梳子啊?漂亮的梳子唷……”  
  “老太婆,你来做什么?”  
  白雪公主把门打开一条细缝,这样问道。  
  “卖梳子呀,我有漂亮的梳子呢,你想不想瞧瞧啊?”  
  “可是我不能随便开门。”  
  “一下子有什么关系呢?你看,这么漂亮的梳子要去哪里找啊?”  
  皇后拿起了一把梳子,对着太阳照了照,上面所镶的宝石闪闪发光。顿时爱美的白雪公主便失去了警戒心,心想看一看应该没问题吧,于是便打开了门。  
  “真漂亮啊……”  
  公王欣赏着梳子,而皇后则鼓起三吋不栏之舌:  
  “你的头发更美丽呢,我来帮你梳梳头吧。”  
  皇后把梳子插在公主头发上的那一瞬间,毒性立刻发作公主随即倒地不起。在小矮人还没回来之前,皇后便匆忙的逃跑了。  
  到了傍晚,小矮人们回家一看,公主又昏死在地板上。大家七手八脚的寻找,这次公主没穿束腰;最后才突然注意到公主头发上有把过去没见过的梳子,于是便将梳子拔起,公主才又醒了过来,而小矮人们也再度流下了欢喜的眼泪。  
  竟然连续发生两次这样的事,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女孩呢?  
  小矮人们叹了一口气。公主毕竟是在丰衣足食的环境下长大,从来不会怀疑别人;而如今生活困苦,她却远是无法忘情美丽的东西。小矮人们其实也不是不明白她内心的苦闷,但还是不得不严厉的加以告诫:  
  “听好喔,不可以再让不认识的人到家里来了,要不然下次可真的就没命啦。”  
  另一边,气喘吁吁的皇后终于又赶回城里。地想,这次总不可能失败了吧……。于是她再次询问魔镜,想不到魔镜还是这样子回答她:  
  “皇后啊,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白雪公主,住在七个山头外小矮人家中的白雪公主……”  
  事到如今,皇后的心中只剩下了憎恨,对一个怎么杀也杀不死的可恶生物的憎怎么杀也杀不死,那不就是妖怪了吗?不,仔细想想,公主还在城里时就已经是个怪物了;她介入国王和我之间,威胁我的幸福,看见我承受痛苦还能毫不羞耻的大笑。她的确是个怪物,一定是的……  
  皇后心中仅剩的那么一丝对女儿的怜悯,这时已完全消失殆尽。  
  (无论如何非杀死她不可,就算是赔上性命也不在乎——)  
  有了:只要在苹果上涂上毒药就行了!公主向来最喜欢吃苹果,要是她看到苹果,一定曾忍不住想吃。住在那种深山里,想必很难吃到好吃的苹果吧。  
  皇后很快就弄来了个苹果,并把毒药涂抹在苹果的半面上,然后乔装成和前二次不同的装扮,再度前往小矮人的家里。她敲敲门,大声叫嚷:
“苹果,苹果!要不要买好吃的苹果?”  
  “我不能和陌生人说话。”  
  白雪公主把门打开了一个细缝,从里面探出头说。  
  “嗯,没关系,反正这些都是卖剩的,带回去也没用,就送一个给小姐你吃吧,我马上就要走了。”  
  说着,皇后便把毒苹果从门缝间塞进去,结果看到白雪公主警戒的向后退。  
  “你以为我放了毒药吗?那么这样吧,我先吃一半,剩下的一半留给你吃。”  
  说着,便把苹果剖开,先吃了一半,并且装出非常美味的样子。白雪公主看了再也无法忍耐,于是也将苹果送进嘴里,结果才吃第一口就痛苦的倒地不起。  
  “这次是比上次要强上好几倍的剧毒,你是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这么想着之余,皇后也赶忙逃离现场。  
  回到城里之后,皇后马上询问魔镜。这次魔镜这样回答:  
  “皇后啊,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就是你……。”  
  皇后终于安心的倒在椅子上。  
  终于成功了!终于杀死白雪公主了!那个怎么杀也杀不死的妖怪,终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心埋放松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深的疲劳。  
  生活又再度恢复成以前那般;虽然有时躺在国王的臂弯里,还是曾忍不住想起白雪公主那张可爱的脸,但皇后总是摇摇头,极力打消这个念头。以后每当她为了自己的罪行感到苦恼时,便会这样对自己说:  
  “如果当时我不杀了她,那么被杀的人就将是我。”  
  那天傍晚,小矮人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又看到倒在地板上的公主,再次陷入一片慌乱。大伙儿急急忙忙的在公主身上摸索,看有没有凶器,但这次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甚至脱去公主的衣服,用水和葡萄酒仔细清洗她的身体,但一点效果也没有。  
  小矮人们个个放声大哭。怎么曾有这么愚蠢的女孩呢?跟她说了两次、三次都没用,最后还是被害死了……。小矮人们在遗体旁守了三天三夜,哭喊着白雪公王的名字,但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  
  原本小矮人打算把遗体给火葬了,所以在周围推上了柴薪,但看见遗体的表情就像是睡着一样,脸颊还是那么红润,肌肤还是那样透明;他们实在不忍心点火。  
  “对了,把她放进玻璃制的棺木里吧。”  
  小矮人们异口同声的说道。在当时,玻璃是非常高贵的东西,虽然制造玻璃的技术自古就有,但多半都是拿来制造一些装饰用的小东西,直到中世纪末期才被拿来制成教会和教堂的窗玻璃。在普鲁士,工匠都是利用燃烧森林树木所产生的碳酸钾来作为制造玻璃的溶剂,而小矮人们用来盛装公主的玻璃倌也就是用同样的方法,在他们森林中的工坊里制造的。  
  小矮人们把公主放进玻璃倌里,在上头嵌入金色的名字,表明这是皇家的公主,然后把棺木运到山顶上,每天晚上都派人轮流看守。  
  结果飞来了许多鸟禽,都是住在森林里的枭、乌鸦和鸽子。当时的人们相信,人死后灵魂会变成鸟,飞向天神所在的地方,所以小矮人们非常照顾这些小鸟。  
  尽管是放在玻璃倌里,公主的表情却仍和生前一样;两颊带着玫瑰色,肌肤还是那么的白,头发还是那么的黑。可是无论肉体多么美好,迟早还是会腐化,冒出恶臭。  
  想到这里,小矮人们就悲从中来。过去大家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可是令后再也没有人会在他们工作完回家时出来迎干他们了。  
  突然有一天,一个年轻男人带着侍从出现在山上,他腰间佩着剑,身上穿着绢制的衣服。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邻国的王子,在出外狩猎时乱误入林。迷失了回城的路。  
  小矮人们为王子提供了饮食,并让他住在家里。王子被这奇妙的玻璃倌给吸引,便询问事情的原委,而小矮人们也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  
  “好美丽的公主啊,把这个玻璃倌卖给我吧,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忖。”  
  小矮人们听了之后相当不悦。  
  “这怎么行,不管你出多少钱,我们都不会卖。”  
  可是王子却丝毫也不肯死心。玻璃倌里的公主有雪白的肌肤、蔷薇蓓蕾般的红唇、柔亮的黑发,以及微微隆起的胸部、纤细的双腿……。多么可爱的女孩啊,即使在宫廷里也找不到这样的女孩呢。  

 

王子十分轻蔑这样俗气的白雪公主,不过他早就认清了现实,知道女人就是这副德行,所以也并非全然无法接受。  
  因此除非必要,他是不会和那些女人斤斤计较的。现在的他只专注于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寻找另一个新鲜的尸体……。  

  日子过得非常满足的白雪公主有一件事是她非得要完成不可的。  
  那就是向多次想置自己于死地的皇后报仇。  
  而且天天举办舞会也已经有点腻了,她想找别的事来开开心。  
  “如果不让我复仇,我晚上会睡不着觉。再说,要是母亲找到这里来,还想杀死我怎嬷办?我真的好害怕……。”  
  白雪公主故意皱起眉头这样说道;王子也没多想便同意了。  
  “说的也是,如果惹来麻烦就不好了,还是早点解决掉才能放心。”  
  王子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惹麻烦上身。刚好那时欧洲各国又疯狂流行着处死巫女的活动,凡是碍眼的人、自己讨厌的人,都可以用这个罪名来加以扫除。  
  不久之后,城里便举办起一次前所未有的盛大宴会。  
  皇后也受到了邀请,她当然不希望失礼于邻国的王子,而且她本人也很喜欢豪华的宴会,所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在出发赴宴的当天,皇后身穿紫色天鹅绒的洋装,挂上七串钻石项链。虽然皇后的眼角已经长出皱纹,两颊也已经松弛,肌肤也不再那样白皙,但爱美的天性仍旧没有改变。临走前,她不经意的向那面魔镜问道: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魔镜回答她:  
  “在这里最美的是皇后你,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在越过七座山头的城堡中和王子结婚的新王妃。”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才杀了一个劲敌,怎么又会冒出另一个新的劲敌呢……?  
  气冲冲的皇后原本已不想去赴宴,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不,她还是忍不住出席了宴会。  
  宾客的马车相继抵达城内,乐队演奏着华丽的乐章,宣告着宾客的驾临。在侍从的引导下,宾客被领到新王妃的面前致意。当皇后发现新王妃竟是白雪公主时,心中的恐惧徒然升起。  
  她想立刻逃离,但随即被卫士拘捕,并送上了审判庭;罪名当然是为了杀害白雪公主而施法术、调制毒药,因为这是个审判巫女的法庭。  
  当时有不少使用药草为人治病或帮人堕胎的女人,都被人以巫女的罪名起诉,并在受到残酷的严刑拷打之后被活生生的烧死。  
  被捕的皇后现在只能拼命的为自己求饶:  
  “饶了我吧,是我不对。公主啊,你忘了过去在王宫中那些快乐的日子吗?你忘了我是那样的疼爱你吗?你是我可爱的女儿啊,是我忍着疼痛生下的孩子啊,我怎么可能会想置你于死地呢?饶了我吧,那时的我是被恶魔附身了。我并不是真的想杀你啊……。”  
  这样悲戚的哀求博得了周围众人的眼泪,连王子也向公主说情,希望能够放过皇后。但公主充耳不闻,她下令严刑拷问皇后。  
  行刑的卫士用长长的人钳夹着烧得赤红的铁鞋,放在皇后的面前。这时皇后已经全身虚脱,没有力气一反抗、哭号了,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套上了铁鞋。  
  “铁鞋”是中世纪欧洲非常流行的拷问巫女的专用工具。在十九世纪未,苏格兰王詹姆士六世便曾利用这种器具来惩治巫女。  
  等犯人穿上赤红的铁鞋后,行刑的卫士还会用铁锤将鞋子打扁;这种如同地狱般的凄惨景象,在当年是不断重复发生的。  
  在焦肉的臭味当中,皇后拼命的瞪着双脚跳跃着,最后终于因为力竭而倒了下来。  
  当白雪公主看着母亲穿上铁鞋跳舞跳到力竭而死,会有何反应呢?是一面欣赏一面享受着餐桌上的丰盛佳肴呢?还是转头望着和她一起筹画这场游戏的共犯,也就是王子,然后流露出微笑呢……?  
  象征着恶势力的皇后已经伏诛,故事终于可以快乐收场。之后王子和白雪公王是怎样度过接下来的人生呢?这就没人知道了。不过这两个人似乎都很欣赏对方的残酷个性,所以他们往后的生活应该会很快乐才对。  
  患了“恋尸癖”的王子,以及患了“奢侈病”的白雪公主……,在他们玩腻了旧有的残酷点子之后,还会再找来第二、第三个牺牲者;当“铁鞋”的酷刑看腻了之后,他们想必还会发明新的“串刺”酷刑,以提供他们平日的休闲娱乐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