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年十五岁了,可是她讨厌男人。  

  尽管公主生长在王侯世家,但她却非常讨厌贵族阶级的男人,她认为贵族都是压榨民众血汗的坏人。可是很不幸的,她周围尽是这一类的男人。  

  有些领主滥收税金,引发民众反感。有些领主任意逮捕无罪的百姓,然后没收他们的财产。有些领主听信小人的密告,把可怜的老太婆抓来拷打,要老太婆自己承认自己是巫婆,然后送去处死。还有领王动辄诱拐美女到城里玩弄,等到玩腻了就砍掉她们的头……。因为生活周遭实在是看了太多这样的实例,所以让公主对男人非常反感。  

  她的父王当然也是这个阶级的人,因此进入叛逆期的公主便时常毫不留情的批评自己的父亲。  
  其实,她的父王人并不坏,从来不随便征收额外的税金,也不曾拘捕拷问无罪的百姓,是个心胸宽大,颇受国民爱戴的国王。但看在公主眼里,她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父王应该立刻把自己的所有领地分配给领内的百姓,你知不知道这阵子村子里有多少人饭都吃不饱,就连老鼠都饿得啃起蜡烛来。父王,你究竟有没有心想挽救村民们的生命啊?”  

  每次公主一出现,都会往她父王面前这样唠叨,说个没完。身为公主的她能对政治保持高度的兴趣,其实也很不错,而自由派的国王也不觉得自己的女儿关心政治有什么不妥。  
  “你这样说就太偏颇了。身为领主有领主的责任,如果光是把领地分给穷人,让他们自生自灭,这样反而不对,只会让他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们领主的责任就是要教导那些没受过教育,也不知道该如何谋生的领民,让他们能安居乐业。”  
  偶尔国王也会反驳她两句,但心高气傲的公主却从来也听不进去。  
  国王是个聪明人,不过皇后却是个相当传统的女性,她还是希望公主能早点找到合适的对象结婚,多生几个孩子传宗接代;可是如今公主是这样的脾气,让皇后觉得有些气馁。  
  公主已经到了适婚年龄,邻近各国的王公贵族自然纷纷前来求亲,然而公主却一个也看不上眼。  
  “再这样下去,公主迟早会变成老处女的,到时候就算求人家,人家也不肯再来提亲了。你也不想想,自己并不是什么绝世的美女,再说我们家也算不上是什么富有的贵族。”  
  想当年,皇后在十三岁时就坚持己见,想要嫁到这个国家来,虽然当初提亲的人不少,但她终究还是选择了这个不算强大,也不算富裕的国家。皇后对自己的坚持感到十分自傲,不过国王也没有亏待过皇后。  
  “真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想当年我十五岁时就已经怀胎十月生下你啦。难道你真的想一直留在我们身边,当个老处女不成?”  
  “我才不要嫁人,一想到那些王公贵族家的王子,我就不寒而栗。”  
  公主总是这样子拒绝。  
  什么王公贵族,全是一些矫揉做作、没有大脑的男人;要不就是满脑子想着升官晋爵,在宫廷里取悦君主的纨子弟;或者每次偷腥就欺骗妻子说一切都是为了出人头地的贵公子。公主心里压根儿就不想和这样的男人结婚。  
  “我渴望的是真正的爱情,而不是策略婚姻!”  
  当然,那些前来向公主提亲的,全都是策略婚姻。  
  他们不是攀不上关系的王家公子,就是身分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和那样的人结婚,往后的生活不用想也可以猜出个大概。  
  当丈夫因为战争或狩猎而出远门时,独留在家的妻子只能在大厅和侍女们东家长西家短的嚼舌根,要不然就是换上漂亮的礼服,参加一个又一个舞会……,日子既无聊又枯燥。  
  公主渴望的是更高层次的理想婚姻。  
  比方说,夫妻两人有共同的兴趣,丈夫弹奏乐器,妻子唱歌,甚至还可以试着作作曲子。和有音乐素养的男人结婚,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也有不错的音感,说不定还可以全家组成一支演奏乐团……?  
  可是现在,怀着美丽憧憬的公主只能在河边把玩黄金制的小球,抒解少女的情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黄金球,看起来是那么高贵而脱俗,真是美丽极了。公主一面欣赏,一面沈浸在自己的想象里。  
  其实黄金球在民俗中也代表着男人的性器官;当然,公主并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也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到了思春期,慢慢的对男性产生了渴望。

公主的初潮已经开始,胸部也渐渐隆起,连私处也长出了毛发,身体越来越有女人的模样,而且心中总觉得骚动不定,心情无处抒发;公主自己对这种感觉十分困扰。不过话说回来,也可能是她强迫自己压抑住情绪才会这样吧。  
  有时候,公主也会一个人躺在床上,一面让想象在情色中回荡,一面抚慰着自己。尽管事后她总是斥责自己,但内心所涌现的欲望却是无法压抑的。  
  当她爱抚自己的私处时,脑海中总是想象着淫色的情节。好比说,被某个男人诱拐到森林的深处,被对方紧紧的捆住,肆无忌惮的加以凌辱……  
  在父王的书房里,也放了好几册从法国带回来的恋爱小说,让公主十分好奇;不过那些书都被锁在书柜里,平常是不可能取得的。此外,公主还偶尔会偷听到侍女和仆人们谈论一些禁忌的话题,甚至撞见侍女和男仆偷情的场面。只不过每次参加宫廷舞会时,看见那些英俊贵公子死缠烂打的模样,总是让她倒尽胃口。  
  因此,尽管公主已经到了成熟性感的年纪,但还是非常严格的规律自己。  
  有一天,公主又在把玩她的黄金球;或许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吧,一不小心失了手,没把球给接住,黄金球掉到了地上,咕隆咕隆的滚进了池塘里。  
  她吓了一跳,马上站起身来,可是黄金球已经失去了踪影。公主伸手到池里摸索,可是池子很深,什么也看不见;失望的她不禁哭了起来。  
  也不知哭了多久,突然有人跟她说话:  
  “你为什么在哭啊,公主殿下?”  
  公主抬起头环顾四周,可是看不到和她说话的人;结果往池水中一看,发现有一只褐色皮肤上长着疣的青蛙在对她点头。向来就有洁癖的公主看见青蛙的丑陋模样,十分不悦,马上板起了脸:  
  “我的球不见了。”  
  公主简短的回答。  
  “掉进池子里去了。”  
  而且还用很不好的口气加了一句。  
  “是很贵的球喔,黄金做成的。”  
  公主本人并没有恶意,只是心情相当急躁。  
  尽管她也明白人人生而平等的道理,但毕竟还是贵族人家养大的孩子,始终抛不开内心的阶级意识。如今这只野生的青蛙,竟然毫无顾忌的和她攀谈,这让公主心中有些不快。  
  换作是在宫里,如果出身低微的家臣有话想告诉公主,他必须先把话告诉身分高一级的家臣,然后再这样一层一层的把话传到公主的耳中,从来没有低贱的家臣敢直接和皇室贵族攀谈。  
  “请你不要再哭了,我去帮你找回来吧。不过找回来之后,你要怎么谢我呢?”  
  “怎么谢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赏给你呀。你想要什么就快说吧。”  
  这只青蛙究竟想要什么赏赐呢?公主也摸不着头脑。  
  突然,她想到村子里那些领民们曾因为税赋太高、小麦收成不好而向国王抗议,而宫里那些侍友们则每次都会因为公主把自己穿腻的洋装或高跟鞋赏赐给她们而心花怒放。所以公主想,这只青蛙要的不外乎是食物、宝石或金币吧。  
  “你想要钱?还是宝石?还是面包和糖果点心?只要你开口,要多少我都送给你。”  
  “我不需要宝石,也不需要糖果……”  
  青蛙生气的摇摇头。  
  哼,公主这么想,少装了,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父王手下的那些臣子们,哪一个不是极力想讨好父王,逢迎谄媚的功夫简直到了可笑的程度,只要父王下个令,他们甚至会自愿往火坑里跳。反正,为了出人头地不择手段,这就是男人的真面目。  
  “我的愿望是,希望能和公主你做朋友。”  
  “朋——友?!”  
  公主睁大了眼睛。  
  和青蛙做朋友?那要和它玩什么呢?这只青蛙懂得什么叫游戏吗?它连黄金球都没玩过……。  
  “我希望和公主坐在同一张餐桌,用公主的漂亮金盘子吃饭,和公主用同一个杯子喝茶,另外我还要和公主睡在同一张床上。如果公主肯答应的话,我就马上潜进池子里,帮你找回那颗黄金球。”  
  “唉呀,简单,你说的这些条件我都答应。”  
  话虽如此,但公主心里却这么想!哼哼,这只青蛙在说什么傻话?它要是真的到城里来,一定会被凶悍的卫兵给赶出去。再说,父王和母后也不会让这只航脏的青蛙接近我,毕竟我是他们的独生女,心爱的掌上明珠…… 
可是,青蛙一听到公主的回答,就兴冲冲的扑通一声跳进了池子里。过了一会儿,青蛙四只脚划着水浮出了水面,然后开开心心的把嘴里衔着的黄金球吐到公主面前。  
  公主看到黄金球高兴得不得了,赶紧上前捡起来,可是她却没跟青蛙道谢就飞快的跑走了。青蛙在后面拼命的大喊:  
  “等等我,等等我啊!请带我一起走啊,公主!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公主完全不理会青蛙的叫喊。  
  回到城里的公主,很快就忘记了今天所发生的事。  
  而青蛙则是垂头丧气的跳回池子里。  
  可是到了隔天,当公主在餐厅和国王、皇后用餐时,突然有一名随从进来报告:  
  “有位客人说要求见公主……”  
  “公主有客人?”  
  国王这么问。  
  “公主,你和谁约好了吗?”  
  “我不知道,我没有约任何人啊。他到底是谁呢?他是怎样的人?”  
  “呃……它不是人,是一只青蛙……”  
  顿时,公主脸色铁青,双唇颤抖。  
  “青蛙?那就有趣了,怎么会有青蛙想见公主呢?”  
  “我……我也不知道……”  
  然后公主狠下心这么说道:  
  “你快把它赶跑吧,我没必要见它。”  
  公主这么命令随从。  
  于是随从退了下去,可是没多久就又折返回来。  
  “那只青蛙说,希望公主能遵守约定。”  
  “约定?这是怎么回事?”  
  国王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严肃。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可是你是一国之君的女儿,难道不了解和臣民们之间的约定有多重要吗?如界你不信守承诺,人民就不会再信赖领主,将来又该如何治理领内的人民呢?”  
  遭到斥责的公主,这才不情愿的把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国王尽管十分惊讶,但还是说:  
  “那么,就让那只青蛙进来吧,让她和我们一起坐在餐桌前。”  
  “可,可是,父王……”  
  公主急得脸色都变了。我怎么能跟那只航脏的青蛙一起用餐呢?  
  但是已经没时间让她再犹豫了,因为随从已经遵照国王的命令,把那只青蛙带进了餐厅。  
  青蛙一进了餐厅,便立刻跳到公主的椅子旁边,一屁股生了下来:  
  “公主,我终于找到你啦……,赶快准备一个席位给我吧,我肚子已经饿死啦。”  
  公主铁青着脸,什么话也没说。于是国王下令要侍从多准备一张椅子,然后把青蛙小心的放在椅子上。  
  不过青蛙并没有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反而一弹腿跳到了餐桌上,然后说:  
  “那里太远了,我吃不到。请把公主的黄金餐盘推到我面前好吗?”  
  公主忍耐着随时就要爆发的怒火,不情愿的把餐盘推向青蛙。

 

餐桌上摆着填塞了牡蛎的熏鸡和切片的烤牛肉,十分丰盛豪华。  
  青蛙看到满桌的菜肴,不禁说:  
  “啊,真好吃。”  
  “我还是生平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它一面这么说,一面把面前的食物一扫而空。至于公主,则几乎没有动自己面前的食物,只是怅然的看着这一切。  
  好不容易这场难挨的饭局结束了,公主想赶快逃回自己的寝室去。  
  可是这时候,青蛙又再度开口了:  
  “啊,真是好吃,我吃得好饱啊;肚子一胀,我就觉得昏昏欲睡。公主啊,请你带我回房间去,让我睡在你的丝质床单上。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熊和公主你睡在一起。”  
  公主吓得哭了起来。这只航脏的青蛙我连碰都不敢碰一下,现在居然想和我在同一张床上睡觉。  
  以前从来没有男人可以进得了我的房间,更别提躺在我的床上了,但如今这只青蛙竟然……。  
  可是国王却说:  
  “它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向你伸出了援手,可是你现在却背弃了当初的承诺,真是可耻至极。”  
  遭到责备的公主没有办法,只好用指尖抓起青蛙,把它带回自己房间。然后把青蛙放在床脚下,自己准备躺在床上。但这时青蛙又说:  
  “我好累呀,请让我躺在床上,请让我和你躺在床上一起睡吧,要不然你的父王又会生气喔。”  
  公主听了怒不可遏,但又怕再度遭到父王的责骂,所以只好把青蛙抓起来,放在床的一角。如此一来,青蛙终于获准和公主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不过,青蛙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虽然它可以和公王睡在一起,但公主的睡相实在是太差了,有时光是一个翻身,就差点把青蛙给压扁。  
  于是青蛙想到了一个妙计,它干脆钻进公主胸前的乳沟之中。  
  公主吃惊的叫出声,因为青蛙的皮肤不但长疣,而且又湿又冷,让她很不自  
  不过,她同时也感觉到另外一种过去从来未曾有过的奇妙触感。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感觉?”  
  公主这样问自己。  
  那是和过去我抚摸自己时完全不同的强烈感受。  
  公主摇摇头,拼命的把那种感觉从心里赶走。被一只航脏的青蛙抚摸,竟然还觉得快乐……!想到这里,公主就无法忍受。  
  可是青蛙倒觉得很有趣,它开始在公主身上到处乱爬。公主这下再也把持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不要……”  
  但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要求更多似的。青蛙大概也知道公主喜欢这样的感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