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深很深的森林中,有一座没有人见的城堡。  

  城堡被浓密的野生植物所遮蔽,周围锐利的荆棘让人无法靠近。不过从远方眺望,还是可以看到在茂密森林中耸立着几座尖塔。  
  各式各样的谣言在村民之间流传。  

  “听说森林深处有一座曾闹鬼的古堡。”  

  “不,我听说全国各地的法师、巫婆都聚集在那儿,举办着恶魔的宴会。”  
  “那里住的其实是可怕的吃人魔王,他喜欢把小孩于剌碎之后煮来吃。”  
  “不不不,我听到的不是这样。我听说那座被野玫瑰包围的古城里面有如梦似幻的美丽公主,已经沈睡了一百年呢……”  
  欧洲各地有许多年轻人都听说过这个美丽公主的传说;也有不少人被爱情和权力所吸引,决定前来搭救这位悲剧传说中的公主。可是,任何人只要想接近城堡,就会被野玫瑰的荆棘给缠住,结果不是大量流血而死,就是活活的被饿死在森林里,从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其实这座神秘之城曾经在很久以前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自从皇后嫁到城里来之后,就一直因为没有生下任何子嗣而哀伤不已。  
  国王和皇后两人求神问卜,前往各地的灵验之处参拜……,用尽了各式各样的手段,但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皇太后有时会私下召唤皇后,旁敲侧击的询问皇后有没有怀孕的迹象。什么皇室无后,死也不能瞑目……已经成了皇太后的口头禅。皇太后因为年纪大大,不但患了痛风,还有轻微的中风,这一阵子更是经常躺在床上,很少起来走动。  
  因为皇后久久没有喜讯,使得皇太后总是没给她好脸色看,不但常用话来挖苦她,有时甚至破口大骂,说她是皇室家族的耻辱。  
  “那么,您到底要我怎么办呢?”  
  “试过草药了吗?”  
  “草药?”  
  “那些使用妖术的女人会往满月时到森林深处去采集一些可以治百病的药草:我就认识一个这样的女人,她有专治不孕症,以及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药草,是这方面的行家。”  
  在那个时候,使用药草的女人经常会被指为巫女,判处重罪。但在婆婆的百般责难下,皇后不得已只好冒着生命危险,决定试试这个方法。  
  皇后半信半疑的派了一名侍从前去寻找那名使用妖术的女人,将她带进宫里。起初那个女人在皇后面前还三缄其口,不肯承认;但最后终于在皇后的苦苦哀求下答应了请求。到了半夜时,女人便把装了药草的小布袋藏在斗蓬里,偷偷的带进宫。  
  从此,皇后的生活就有了极大的转变。  
  好几名侍女聚集在城堡后面的一间房间里,有的在滚烫的炉子中不停的搅拌浓稠的绿色芳香药草;有的则忙着将药草捣碎、晒干,然后搀入动物的脂肪,再淋上香油……

 

还有一次,国王带着公主到森林里狩猎。  
  号角高声齐鸣,马蹄撼动大地,四周夹杂着猎大的吠叫、猎枪的巨响,以及参与狩猎的男人们的喊叫声……  
  “父王,你看,那里有猎物……。”  
  话还没说完,公主便挥舞马鞭,追逐起一头逃窜的鹿。她跑得极快,使得担心的国王赶忙下令侍从去追她回来。  
  “这是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有机会……。”  
  败兴而归的公主不服气的嚷着。国王看了也只能苦笑,连他都对公主没辄。  
  渐渐的,大家都已经忘了公主其实是个女孩。国王看见公主健康的成长,心中着实高兴,然而,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使她开始否定自己的女儿身,那又该怎么办呢?公主毕竟是个女孩,而女人应该有女人的幸福,有女人的美丽……。国王开始反思,当初皇后的这个提议会不会太矫枉过正了呢?  
  公主一直被禁止触碰自己的身体和照镜子,偶尔她也会发飙说:“这是我自己的身体,我爱怎样就怎样!”不过侍女们并不以为意。  
  此外,公主还被禁止阅读恋爱小说,而宫中也不敢再挂名家的裸体画,就连昆虫、动物交媾的场面,也都刻意让公主避开,不让她看见。  
  这种严格的管制,让人联想到十九世纪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当时英国是由具有贤妻良母形象的维多利亚女王掌政,因此道德约束也相当严苛。  
  严苛到什么程度呢?举例来说,像是“腿”之类的,带有暧昧含意的词句统统不准说,而且不光是人的腿,就连椅子和钢琴的木腿都有引人遐思之嫌,所以一律要用布帘遮住。  
  腿(leg)不说腿,而要称为长肢(limb),妻子(wife)也不能直呼妻子,而要以女士(lady)相称。另外,“乳房”不能说,胸脯(breast)也不能说,只好以胸怀(bosom)来一笔带过。  
  还不光是如此,女性的房间里也不准挂男人的肖像画,而男作家和女作家所出版的书也不准陈列在同一个书架上。现在回顾或许会让人觉得可笑,但维多利亚时代的人真的是这样生活的。  
  但是,尽管刻意用直线条的男装来掩盖身体的曲线,刻意由侍女来照顾公主的生活起居,以期排除一切可能的影响。然而,公主还是会逐渐长大,这是控制不了的。  
  于是,男装之下的身体逐渐变得凹凸有致,月经来潮之后私处也长出了毛发:当然,还有内心里那种莫名的火焰与跃动。  
  可是没人告诉她这一切;公主就这样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迎接自己身体的成熟转变。  
  终于,公主到了十五岁的年龄。  
  有一天,国王和皇后很难得的联袂外出,皇城里一片静寂。于是,穷极无聊的公主便想趁机好好探索一下皇宫;而侍女们也因为国王皇后都不在而个个偷懒的打起盹来。  
  没了多嘴侍女的约束,公主觉得十分自在,她实在受不了那些侍女们一天到晚都把“这个不准做!”“那个不准碰!”挂在嘴边。  
  公主四处漫游,到宫里的每个房间参观。当她来到中庭时,看见有个锁孔中还插着钥匙的小木门,于是便轻轻转动门把;当生了锈的门锁应声而开时,一个狭窄的螺旋楼梯映入了眼帘。  
  公主顺着楼梯拾级而上,来到了城堡的尖塔顶端。  
  尖塔上有个小房间,推门一看,里头放的尽是一些旧家具;朽坏的桌椅杂乱的堆放着,还有旧烛台倾倒在地板上。  
  房间里有张长椅,上头坐着一个男人,原来是在城里工作的仆役。其实,它是在这里等待宫女前来共享云雨之欢,可是宫女却迟迟没有出现,让他越等越心急。  
  这时女扮男装的公主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让仆役吓了一跳,心脏差点没蹦出来。不过,短暂的惊讶过后,公主那可爱的模样却燃起了他内心的禁忌欲望。

 

公主虽然昏了过去,但是气色却依然红润,双颊泛着蔷薇色的红晕,嘴唇也像珊瑚般的晶莹剔透,简直就像下凡的天使般美丽无瑕……。尽管公主闭上了双眼,但是还微微的喘着气息,可以知道她拉没有死。于是国王下令,就让公主一直这样沈睡着,直到她醒来的那天为止。  
  当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位救了公主性命的善良仙女,正在距离城堡一万二千公里远的国家;她一得知这个消息,便立刻搭上由喷火龙所拉的四轮马车,不分昼夜的兼程赶回城堡。  
  当她抵达城里,看到国王和皇后已妥善的安置了公主,感到非常满意。  
  但是她又担心,万一公主醒来后身边空无一人,岂不是非常孤单寂寞?于是她就让城堡里的所有人都一起进入了沈睡状态。  
  仙女拿着手中的魔法棒,在城堡里的每一样东西上面挥了挥。国王和皇后、侍女、贵族、随从、仆役、女管家、厨师、卫兵、马夫、园丁、马厩里的马匹、鸡舍里的鸡群,还有公主最喜欢的那只小狗……  
  凡是被仙女的棒子碰到的,都立刻进入了沈睡。  
  马儿在马顾里,小狗在大厅里,苍蝇停在墙壁上;炉灶里霹哩啪啦燃烧着的薪柴突然安静了下来,煎盘上的烤肉声也消失了;微风不再流动,院子里的花草树也都陷入了静寂。  
  只有种在城堡四周的野玫瑰不断的伸展;布满荆棘的藤蔓交错盘踞,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无法通过。野玫瑰很快便长得比城堡还要高大,覆盖了整个建筑;于是城堡就这样被渐渐淹没了。  
  偶尔,会有到附近狩猎的王公贵族们,在看到森林深处的高塔之后,好奇的询问当地的村民。  
  村人的回答各有不同,每个人都诉说着自己听来的传闻。有的说那是座幽灵出没的城堡;有的说那是全国巫女集会的地方;更有些人说那里住着吃人的魔鬼,专门在半路上抓走小孩,将他们活活吃掉。  
  同样的,城里沈睡着一位美丽公主的传言也慢慢在国内流传开来。不少国家的王子在听到这个传言之后,都纷纷前来造访,试图拨开杂乱丛生的野玫瑰,但最后都没能成功。  
  那些野玫瑰彷佛就像活人的手臂一样,紧密的交错着,人一旦陷入其中,就无法再脱身,只能悲惨的死在里面。  
  但是尽管如此,因听到公主的传说而前来的年轻人还是络绎不绝。说得好听一点,他们是发挥骑士精神,解救公主,但其实他们都是为了更现实的理由。  
  不管是身为王子或骑士,如果他们是长男还好,要是生为次男、三男,那么就几乎不可能有继承家产的机会。这些人不是进修道院,就是到处旅行,看看能不能在哪个国王的帐下工作,或是凭着自己的力量取得城堡。  
  所以,这些次男、三男从小我必须到外面学习技能,如果是骑士的话,就要更加勤练武艺。但不管如何,只要长大成人就一定得离开家里。有些人靠着参加比武来求取出人头地的机会,或是和富有的寡妇结婚,取得生活上的倚靠。  
  于是,解救沈睡的公主、被国王遴选为该国的驸马而当上一国一城的主人,使成为当时那些次男或三男的梦想。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高贵世家的公子或骑士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争相前来解救公主的原因。  
  过了好多年、好多年之后的某一天,有一位王子来到森林深处打猎,结果在距离城堡不远的地方迷了路。他问一位路过的老人“那座尖塔是什么”,老人这么回答他:  
  “在那些野玫瑰的另一头有座城堡,里面睡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公主,听说一百年之后,会有一个王子前来唤醒公主,然后和公主结婚。过去也曾有不少王公贵族家的公子前来探寻,但最后都被困在玫瑰丛里,没人活着回来。”  
  多么浪漫迷人的故事啊,王子心里想,我一定要救出沈睡的公主,看看它的模样。由于王子从小就跟着剑术老师学习剑法,而且也参加过多次的骑马比武,因此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一定要去那座城堡,老先生,请你告诉我怎么走。”  
  老人一再劝王子不要冒险,但是王子根本不听。  
  其实这个时候正好是公主陷入沈睡之后的一百年。所以当王子走近野玫瑰森林时,那些长满了荆棘的巨大野玫瑰,竟然自动开出了一条足以容纳一人通过的小径;于是他便顺着小径走了进去。  
  当王于好不容易走出林子,来到较为宽阔的地方时,总算清楚的看见了城堡的外观。他回头一看,不知何时,那些跟着他的随从居然统统都不见了。原来,当王子通过树丛之后,那些荆棘就又长了回去,彷佛像伸长了的手,将随从和王子隔离开。  
  王子穿过城门,步入前院。里面安静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所到之处都是阴森森的,有许多人和动物躺卧在地上。他怀着不安的心情,继续往城堡里面走去。当他看到站在门边的卫兵手上还拿着装有葡萄酒的玻璃杯时,这才发现原来他们都只是睡着罢了

 

按着王子通过铺有大理石地板的大厅,爬上了阶梯,走进卫兵的房间。卫兵们还扛着火绳枪,整齐的排列着,而且都在打鼾。他继续穿越更多的房间,见到许多王公贵族和贵妇,他们或坐或站,也都沈睡着没有醒来。  
  最后王子终于来到皇宫内最里面,也是最豪华的一间房间;那里有张挂着薄绢帘幕的大床。他按捺住急速的心跳掀开了帘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位绝世美女,身上还穿着华贵的礼服,年纪大约只有十五、六岁。  
  公主的肌肤透出蔷薇色的光泽,两颊红润,嘴唇如同饱满的红珊瑚,而天鹅绒礼服的领口则露出纯白无瑕的颈项……,王子这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美的女人。  
  他再靠得更近一点凝视,听见了微微的呼吸声。公主呼出的气息轻触着王子的脸颊。他将手放在公主的胸口,那隆起而极具弹性的乳房,触感十分舒服。  
  沈睡中的公主究竟有什么样的烦恼呢?  
  虽然她一直昏睡不醒,但身体却日益成熟。  
  公主全身散发着清香,彷佛在引诱男人般。她拥有吸引男人的一切条件,却不自觉这样是多么危险。  
  王子忍不住跪下身来,吻了公主的唇。她那柔软的唇就像冒着香气的水果软糖,让王子兴奋而忘情的吸吮起来。  
  就在这一刻,魔咒解除了,长眠的公主突然醒了过来。  
  “咦?你是谁?”  
  公主被眼前的王子吓了一跳,如此问道。  
  “我……我是王子,我是来救你的。”  
  王子有些踌躇,不过还是定下心来回答。  
  “哦?你就是救我的王子?”  
  公主笑了。她正色的对王子说:  
  “我等你很久了。”  
  听见公主那俏皮可爱的说话口吻,王子更是心动得无法自拔,一时之间,他甚至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兴奋,只好一再的重复“我爱你”这句话。  
  其实王子比公主更为惊讶是很正常的,因为公主早在长长的梦里就已经想好了,当她遇见王子时该说些什么话,而且那些仙女也在梦里亲切的数了她许多事。尽管当初公主是以男孩之身被养大的,但在长眠的过程中,她的身心已经成长,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女人,只等将来有一天,英俊的王子现身带领她走向人生的新旅程。  
  他们两人尽情的聊天谈笑,好象有永远谈不完的话题似的。这时宫殿里的人们也一个接一个的醒了,大家都想继续自己未完的职务。但每个人都觉得肚子很饿,总得先填饱肚子才能够继续干活吧?  
  当侍女准备好餐点,通知他们前去用餐时,王子牵着公主的手站起身来。公主身上穿着非常华丽的礼服,但在王子眼中,这些服饰都是她祖母那一辈的过气流行;不过他并没有表示嫌恶,因为尽管穿的衣服不合潮流,公主还是那样的美丽。  
  两人走进大厅,国王和皇后早已就座,眼中流出喜悦的泪水,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看见王子有着气派的风范和有教养的谈吐,国王和皇后都相当满意,他们知道这位王子一定能够带给女儿幸福。  
  这对爱侣在侍从的服侍下开始用餐,不过没有人能打断他们的谈笑。大家一面进餐,周围还有长笛和小提琴演奏优雅的乐曲。在王子听来,这些曲子也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不过沈浸在幸福中的他并不在乎这些。他们尽情的沈醉在恋爱的气氛中,深情的凝视着对方。  
  酒足饭饱之后,在主教的见证下,两人步入了礼堂,完成结婚典礼,然后在侍女的引领下送入洞房,掀起了大床的帘幕。

 

在这样的环境下,公主越来越难忍受,只好默默的坐上马车回宫。她一上马车,便和王子斗起嘴来:  
  “我再也不来了,就算是你命令我,我也不来了!”  
  “你别闹脾气了,她们爱怎么说,就让她们去说吧。”  
  渐渐的,王子也开始怀疑,为什么我会娶这样的女人呢?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当初看她是个绝世美女,现在看来却像是上个世纪留下来的古董。无论是观念或想法,都和现代人完全不同,就连在床上作爱时,她也还谨守着礼教,实在是无趣到了极点。  
  结果,王子开始到外头去找乐子。那时候王公贵族们流行在郊外另辟一个“小公馆”,不但拥有别墅般的豪华装潢,还在里头养了一堆供人玩乐的女伴。  
  有些贵族甚至还会往寝室的周围围上镜于,并且设置了几个隐密的窥视孔,供大家聚在一起观赏床上表演的香艳情节。  
  王子当然也盖了自己的“小公馆”。他觉得用钱买来的女人比整天讲求三从四德的公主更有味道,至少可以要求用钱买来的女人做任何事,只要钱付得够,鞭打、滥交都不成问题……  
  另外,当时也很流行让女人作男装的打扮,王子就很享受这一套。  
  他让那些玩伴女郎穿着及膝的半短裤和长统袜,头发剪得短短的。这种装束虽然跟睡美人在百年前的装束不同,但散发出的风韵与性感却并无二致。  
  这些女人也很喜欢狩猎,甚至懂得男人的舞步。王子再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妻子在很久以前就是这样的装扮,因为国王、皇后和家臣们都对这个过去守口如瓶……。  
  听到别人谣传丈夫在外头盖了“小公馆”,公主气得咬紧了嘴唇。叫人女扮男装?这是什么古怪的兴趣……,公主对此相当轻蔑。可是……  
  “女扮男装……?女扮男装?”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让公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自己会对男装这个字眼特别在意呢?  
  其实,在长眠的过程当中,公主失去了部分的记忆,有好几年的回忆好象完全被抹消了般,但她从来也没敢向人提起过,只是默默的承受这个困扰。而这样的困扰原本早该被忙碌的生活给淹没了才对……  
  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是有些不大对劲。  
  她结婚时,随身陪嫁的大堆衣箱中混杂了好几件男人的衣服。这些衣服是打哪儿来的?是谁穿过的呢?她认为那些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但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说不定这些男人的衣服可以帮我拾回以前失去的那段记忆?  
  一想到这里,公主就按捺不住。当天晚上,她偷偷溜进衣帽间,那是一个堆满木制衣箱的房间。公主翻箱倒柜的找了好一阵子,终于找到了以前那些男人的衣服。  
  里面有裤脚装饰了钮扣的绢丝短裤,也有连袖的护胸和长统袜等等……;这些服装显然都是上个世纪流行的东西。这些是我以前穿过的衣服吗?可是,为什么我要穿这些衣服呢?  
  那些男装对现在的公主来说已经嫌太小,可是当她穿上男装站在镜子前时,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便慢慢的重叠在一起,而那段遥远的回忆也渐渐苏醒。  
  对呀,原来我曾经是个男孩子!  
  过去的记忆像奔流一样的涌现:爸爸带她出外狩猎的回忆,还有跟随老师练习西洋剑,和小侍女一起跳舞,以及在尖塔顶端房间里发生的事……  
  想到这里,她采取了新的行动。  
  这次她潜进了王子的衣帽间,那里堆满了刺绣的腰带、蕾丝花边的衬衫、披风、短裤、长统袜等王子常穿的衣裳。她从中挑选了纯白的背心和深蓝丝绒的套装,然后在穿衣镜前换上了这身衣服。  
  对于高个子的公主来说,这套衣服实在是太合身了。  
  收紧的腰际、修长的双腿,但却有着丰满的胸部,这种倒错的美感是那么的具有吸引力。  
  公主楞楞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心想:我不知道那些围绕在王子身边的女人是怎样的女人,或许个个都是肌肤雪白、身材修长的美女吧?但是不论她们有多美,能够比得上穿男装的我吗?  
  于是公主便穿着这身衣服,坐在寝室的梳妆台前等王子回来。每天等王子回宫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但是现在王子或许正在小公馆里流连忘返吧?些女人躺在王子的臂弯中,脸上究竟是什么样的娇嗔表情……?  
  她越是想,脑海里就越是一片混乱;过去不知有多少个晚上,她都陷在这样的苦恼之中,难道今晚也必须……?  
  这时,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公主知道是王子回来了,可是她并没有回头。要是过去,她必定会用嫉妒的眼神瞪着王子,用带刺的言语挑起争吵;然后王子总是摆出不耐烦的表情,找借口逃避……。这样的戏码已经上演过很多次了,可是今晚……  
  “这是怎么回事?”  
  身后传来王子的说话声。她在镜中看见王子愕然的呆站在身后。  
  “真是美极了,真是性感极了。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王子上前来紧紧拥抱住公主,将她抱到床上,然后一个一个的解开她胸前的钮扣。  
  “真想不到你有这样的兴趣,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平淡无趣的女人。”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但是话说回来,我自己也忘了过去曾经做过这样的装扮……”  
  原本公主还想继续说: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宫里?为什么要让我日夜思念、痛苦……?可是,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任由王子褪去她身上的衣服,让自己卷入肉欲的风暴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