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的相遇,是在那一个寒冷的冬季。刚刚跳下公交车的我,在这个熟悉的城市里却又如此陌生的一个角落,幸好,身边有你…… 

那一年,他走了。那时的他,走得是那样急促,走得是那样决然。为了去长江口那个繁华的十里洋场,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攀上高枝变凤凰,他辜负了多年的青梅竹马,辜负了多年的海誓山盟。偌大的天地,仿佛只剩下我,带着伤痕累累的心,苦度时日。每每路过长江边,总会想起去长江口的他。 

又一次雪落江城,躲在网吧里的我,给自己戴上各种的面具,似鬼魅样地游荡在线上,偶尔会写出一片“祭坛上的羔羊”似的文字,要死不活。 
“嘟嘟……嘟嘟……”QQ传来了消息,“mask要加你为友”。面具?你就这样闯入了我的世界,闯进了我的生命。 
你凭着你敏捷的直觉,感觉到了我几乎全部的心事,你用你善良的浪子心,开导我面对现实。“接受”或者真的就是我那时惟一能做的。发现我对网络技术有兴趣,你便非常直爽地告诉我,你是个网管,可以教我我想知道的东西。没几天,你正好要去帮朋友修网络,你就特地来找我,让我和你一起去。 
现在回想起来,脸上不禁宛尔,当时你我相识才几日?居然好似熟识多年,你不加一点虚伪,我也没有一点防备。你帮了人家一天,人家包饭时,你叮嘱我多吃,事情办完后,你又将我护送回家。 
那是第一次看见你,看见你的真人。瘦,好瘦,瘦得好像旧时的搓衣板,瘦得前胸贴后背;你的脸上包裹着风霜,包裹着沧桑,包裹着一种不能言语的苦楚,包裹着一种不语人知的苍凉。我第一次看见你,却好像早已见过你,那一眼,我就肯定自己看到了你的心里,看到你的充满笑意的面具下藏着的伤痛;看到你故做无所谓的外衣里脆弱的内心。 
就这样相识了。 
在接下来的网上聊天里,你从不谈你自己的过去,,总是用很光明的大道理来开解我总是用很美好的将来来激励我。突然,我决定去你住的地方探望你。 
还是那个寒冷的冬季,我们相遇不满一个月。刚刚跳下公交车的我,发现自己身处这个熟悉的城市里却又如此陌生的一个角落,发现自己心里还是跟天气一样大雪纷飞,冰冷无比。 
在车站,我打电话给你,你非常惊讶。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来,可是,很倔强地我来了,来看看你工作的网吧,来看看这个你仅有的栖身之地。 
在寒冷里战栗的我,突然感到从身后袭来的温暖,回头。 
“丫头,哪个叫你来的撒?这地方不是你来的!” 
这里是城市最乱的地方之一,火车站后的郊区。我知道,你这么说的确是出于关心我的安危。 
“哥哥,我想来看看你!” 
那天的我,单薄的身躯,红色的上衣,黑色的短裙,围着一条长长的手织围巾,泛着淡淡的鹅黄。很久以后的今天,我才知道,你的那一眼,已经将我放进了你的心里。 
那时,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到你的疼惜。接下来就是责备我穿得太少,语气很重,但又同时把你的外套脱下,大力地把我包裹起来。外套里还留着你的体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