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408_234053173274939_185835314763392_1153850_957195_n.jpg  

「你确定你要跟我交往?」
「嗯。」我点点头..

她犹豫了一下..「那有一个条件..」
「什么?」

「什么?」还没开始交往就谈分手真新鲜..
「到底要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还年轻,不想现在就被爱套住一辈子。」

 

跟她认识是在两个月前。
当天我们两个匆匆忙忙的要去图书馆,在门口刚好〝撞个正著〞。
她很生气的说「你不知道女士优先吗?」
「妳不知道现在讲求男女平等吗?」我也不服气的问她
虽然以身材看,我当然佔了优势。
本来是要道歉的,看到她这么咄咄逼人,我忍不住也顶了回去。

 

「你不是我们班上那个自以为很帅,长的很占空间的许彦平?」
「什么自以为啊?像你这种丑小鸭我根本不记得班上有妳这个人。」
我长得又高又瘦,电脑一级棒,又是篮球校队的队员。
而且我还会弹钢琴~ 连我都很佩服我自己。这不是自大!是自信!
她插著腰皱著眉
「说的也是,脸皮厚的人给人家的印象总是比较深刻嘛~」

 

从那刻开始,我们两个没一刻不吵? 一见面得斗他个三分鐘以上

可是住一切在别人眼中全成了〝打情骂俏〞。
「我就算没长眼也不会看上她这个〝虎罢母〞。」
「我也没兴趣让大猪公喜欢上我。」
「.. ..」无言。

 

其实她人缘不错,班上很多人都跟她打成一片,她开朗、不做作。
但是!他唯独对我老是那种气死人的态度。
但是在不知不觉中,跟她斗嘴变成一种很自然、很轻鬆的事..
有时候看她跟其他人斗嘴,心裡竟会泛起酸酸的感觉..

 

天气渐凉,我摸摸自己的额头..「有一点热说..」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练篮球。
跑在体育馆的地板上,身体有点不听使唤,女生的尖叫声此时变的很刺耳。

我跟著队友回防「彦平~ 接著!」
我一个不留神,被篮球打中,跌坐在地板上。
一伙人一轰而上,突然从人群中冒出一个人,拉著我说
「还坐在这干嘛?去保健室啊。」是她..

他跟我那群围著我的队友说「你们继续练吧,我扶他去保健室啦。」
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她?「我还可以走,我说妳.. 不怕被上面那群女生杀?
「啊~?什么?」她眨眨眼,一脸疑惑。真是个笨蛋..

 

到了保健室
「我说你干嘛爱逞强?被球砸到还跌倒,真够你的丢脸了。」
她就不能说点别的吗?她摸摸我的额头,我吓了一跳「妳怎么知道我发烧?」
「筊杯。」她说的理所当然

我一脸受不了的样子「耍笨啊?」
「没啦,因为你今天看起来很没精神啊,骂起来很没感觉。」
这也能算理由?..
我看著她发呆的脸,突然很想、很想把她佔为己有..

「羽澄.. 当我的女朋友,好吗?..」
「看吧,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一定有问题。」
我搂著她「有什么问题?」
「冤家变亲家喔~」旁边的人跟著起哄..

 

冬天的时候抱著她真的很舒服,她呵呵的笑著..
我不知道她怎么处理我的那些〝倒贴贴纸〞,只知道那些似乎难不倒她。
我喜欢骑著我的机车载她回家,她本来还不肯,因为有捷运。
但是.. 我喜欢她紧张时紧紧的抱著我,
当然我不会跟她说我这种有点色色的感觉。
跟她说,她大概会笑著骂我说:“大色猪~”

 

12月将至,街上已经处处瀰漫著圣诞节的味道了。
她最近感觉一直瞒著我偷偷进行什么事,我当然没问,因为.. 装傻嘛~
我知道我的生日在12月,她如果不是在忙我?
我大概会.. 抓狂吧~

「走吧、走吧~」放学她就拉著我走。
我装傻的说「去哪啊?放学要乖乖回家喔。」
她搥我,嘟著嘴说「你再装嘛!好~ 那我回家啦~」
「啊啊~ 卖啦,大姊。」我抱住她不让她走
她拍拍我的脸「那还不快走?」
「去哪裡?」
「去看海啊~ 你不是很喜欢海吗?我发现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喔。」
「这种天气妳会感冒的..」
「安啦~ 我的身体健康的很,走啦~」

 

我们搭火车来到基隆,她熟稔的绕过几条街,人渐渐稀少..
「你看~ 快看啊。」
望著深蓝色的海,远处的灯火依稀点缀著海岸线,
天上竟露出几颗星星。
海浪拍打著海岸,风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欸,看呆啦?呵呵~」她握著我的手,
「好漂亮.. 」
「当然,我找了好久.. 」

 

她放开我的手,
在包包裡头找东西
我看著她「妳在找什么?」
她从包包拿出两支蜡烛,一包东西。

她点燃一支蜡烛,然后说
「我只拿两支蜡烛,一支代表你,一支代表我..」
她指著她没燃起的蜡烛说
「这支是你,我不要燃烧,因为我会用生命为你点亮黑夜喔。当我燃烧完时..」

她打开那包东西..
「我用我的心为你织一条围巾,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我紧紧的抱著她,心中的感动我说不出口「傻瓜,我只会怕你冷。」
我轻轻覆上她的唇.. 竟忽略了她所说的话..
是多么的苦..

 

圣诞节到了,刚过完生日没多久..
她说不想大肆庆祝。
於是我们去华纳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去清大看夜景。
她依偎著我「如果台北下一场雪就好了。」
「呵呵~下雪干麻?」
「我想化成雪,而且是那种温暖的雪喔。」
「恩.. 然后呢?」
「然后啊.. 覆盖在台北,因为你住在台北。」
「傻瓜.. 我已经有围巾啦,不怕冷了。」

 

她没有回话,静静的问我说「平.. 我问你喔..」
「恩,给妳问。」我把他搂进我的外套裡,她的脸埋在我的胸口
「你会爱我多久?」我楞了一下,我知道很多女生都会问这个..
但是.. 我怎么觉得她问的.. 很苦?

我想了想..「我会爱妳一直到妳不再爱我为止..」
「你说的喔.. 爱我一直到我不再爱你为止.. 」
我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湿润..
我慌了,第一次看她哭「妳怎么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她笑著说「没啦~我太感动了嘛.. 呵呵~」

 

很快的新的一年又到了,我们一如往常,感情越来越好。
有时候我们会因为对方吃点小醋,吵点架,却依然很甜蜜。
当初有些不看好我们的同学,现在]只能在旁羡慕。

今天一早,门铃突然响起。
从桃园上台北读书,所以我一个人在外头租房子。
假日早上门铃就大响,我拖著半睡半醒的身子起身开门。

「谁啊~?啊,怎么是妳?」我打开门
她不说话,跟著我进了家门。坐到沙发上后,她脸色凝重的说
「我们分手吧。」我楞在那,这句台词在电视的肥皂剧场看到,怎么现在换成我?

「妳是开玩笑的还是哪根螺丝掉了?」我生气的问她..
「我是认真的..」她低著头..
「发生什么事了吗?昨天不是还好好的?」我尽量压低我的怒气
她双手握著,依然低著头「是啊,但是我今天是很认真的..」
「认真个屁!」我忍不住骂出口~

她突然抬起头说「认真的过愚人节啊~ 哈哈~」
她扑上我,调皮的抱著我「愚人节快乐喔~」
我捏著她的脸「快乐个头啊,拜託一下,不要一早就来吓人好不好?」
「啊啊~好痛啦!」她打著我的肩膀「谁叫妳要开这种玩笑。」

「你好生气喔。」
「废话!没事说要分手,你电视剧看太多啊?」
「我很认真的跟你过每个节日,怎么可以骂我~」
她离开我的大腿上,跟我扮了个鬼脸,我起身追著她跑
「妳不要跑,气死我了。」我指著床对面的她
「哈哈~ 才不理你呢。年老盛衰喔你..」

 

我贼贼的笑,跑了过去,她当然马上躲,我伸手拦住她
这就是栏球技巧上的〝假动作〞啦~
我现在把它发挥的淋漓尽至
她被我压在床上动弹不得「看妳往哪跑。」
她不说话,我低头看她,发现她脸色苍白「妳怎么了?哪裡不舒服?」
我起身扶著她,她摸著胸口,喘喘气「没啦,气喘啊,没事的。」

「对不起,我忘了妳有气喘..。」
「迷关係啦~走吧,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嗯。」感觉上怪怪的,但是..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

 

秋天到了,提醒著我她的生日将近,
也提醒著我一年的期限快到了..
不知道她忘了没,我现在当然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她。
不过看她也没记起的跡象.. 大概她自己也忘了吧..
「彥平、彥平大事不好了~」小黑匆匆从教室外跑进来..
「干嘛?是宾拉登要攻美国了吗?还是舒琪要退出演艺圈了?」
「你还有那个心情开玩笑?羽澄在走廊昏倒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冲出教室,一把抱起昏倒的她,直往医院冲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绝不是平凡的昏倒,不安的神经不停跳动..
「拜託妳可千万别出事..。」

 

手术灯亮起,我坐在外头静静的等..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从门的另一边把她推出来。
她口上带著氧气罩,掛著点滴,脸色很白..
「你就是许彦平吧。医生在我未开口前打断了我
我惊讶的看著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是她的主治医师。她常常提起你..。」
「主治医师?什么意思?她不是很健康?怎么..」

他摇头「那是因为她一直没告诉你,她不是气喘,而是心臟病。」
「你、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她的生命已经所剩不多了..  好好把握吧..」

 

我颤抖,无法接受这突来的消息..
不久后,她的家人也赶来了。
她母亲看著我,摸著我了脸说
「孩子.. 不要难过,因为你,羽澄才能把她最后的生命活得这么漂亮..」

我的泪终於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之后的日子,我都待在医院裡陪她。
她一直要我去上课,但是我在教室根本无心上课,
哪怕哪一刻她都将永远离开我,而我却见不著她最后一面..

她看著天花板,笑著说「我的生日快到了呢..」
「恩,我没忘.. 妳是在妳最爱的秋天生的。」我握著她纤细的手..
「而且是在有很多假日的十月喔。谢谢妈妈把我生在这么棒的月份~」
她呵呵的笑著,我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声音
她开朗笑声的背后,究竟是承担了多少的苦?
看似坚强,其实却是最脆..

一群医生又跑进病房,我丢下手中的东西奔了过去..
发病次数很多,生命就像将燃烧完的蜡烛.. 蜡烛..
每次当麻醉药退的时候,她总是砚琱一个笑容。
告诉我她没事..

 

这次她没有力气告诉我她没事,我握紧她的手「别说话,休息一下。」
医生告诉我她的时间所剩不多,要我要有心理準备..
我坐在她的床边,看著她不如以往娇嫩的容顏,瘦弱的手,憔悴。
我无声的流出泪来,因为我不敢让她听见,她都没哭,我怎能哭..

我低著头,墙上的中滴答地饗著
「还有一分鐘是我的生日呢..」
「妳怎么没睡?」我吓了一跳
「平.. 哭的时候要哭出声音喔.. 不然会得内伤呢..」

「五、四、三、二、一.. 碰~祝我生日快乐~」她开心的笑著
「羽澄..」
「恩?」
「嫁给我,好吗?」我拿出戒指..

她看著我,流下泪来..
「我..我.. ..」
「好不好?..」
「好.. ..」我替她戴上戒指后,她闭上眼,轻轻的说..

「平.. 我要当你的妻子,我下辈子一定要当你的妻子,好不好?」
「好。」
「然后我们要在去看海边看星星,好不好?」
「好。」
「然后要生两个孩子,女的叫羽萍,男的叫彦成,好不好?」
「好。」
「下辈子我要爱你到永远,好不好?」
「好。」
「彦平..。」
「恩?」
「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
「好的,妳可以好好的休息了,羽澄..」

 

嗶-----------------------

 

平:
今天我们要分手,这是你自己答应我的,不要忘了..
记得你说过,你会爱我到我不爱你为止..
从此刻开始,我梁羽澄不再爱你,你也不準再爱我..

在我回来爱你之前,不允许你再爱我..
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活著的人,总是比较辛苦吧..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再爱我了..
我们相约在下辈子,不要忘了喔..
对不起.. 我爱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