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笨小糊涂
虽然说,谁都不愿意面对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听到这样阴郁的一面.
可是,仔细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有扭曲的地方.爱到了极致,恨也会到极致.
最喜欢的东西,被弄坏的时候,会要去埋葬.而埋葬前,是将其以最丑陋的方式.....粉碎.
最喜欢的男人,却一拥抱在一起就想咬他.只是我们还没有亵渎生命.可是,我们的灵魂也有一些开始扭曲变形.谁又敢说,我特别健康,心里没有一点问题.心上总有某个地方,稍稍一捅,你血涌,而捅你的人,倒在血泊中...呵...呵呵..

 

 

 

绚彩时光

想起来一段话,安妮宝贝写在《彼岸花》

“你的小说里我看到温暖光明的东西。南生,虽然你一直在描述黑暗;可是我看到那些东西。它们纯粹唯美,充满幻觉,它们在对我说,要学会舍弃,要走下去,要相信命运。我们在一点点地经历,一点点地选择,一点点地排除。”

写手们存在于这个社会,面对一些麻木丑恶的人,只好用这种畸形偏激的故事来教人善良珍惜感恩。

 

 

 

Atta

关于第一个故事,今天看到了这个报道: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郊比沃顿区28岁女子科琳娜·爱莱恩·罗伯兹一心渴望再生个孩子,但却始终无法怀上身孕。令人目瞪口呆的是,6月5日,科琳娜竟将怀孕8个月的21岁女网友海泽骗至家中打死并用刀切开其肚子,然后夺走她腹中胎儿,再谎称后者是自己所生!但这名婴儿最终不幸死亡,而医生也发现科琳娜压根就没有刚生过孩子!随后,警方在科琳娜的家中找到了海泽的尸体,这才令真相大白。

 

 

 

 

Inês
“恋爱”的“恋”就是“变态”的“变”的上半部分加上“变态”的“态”的下半部分。

180199_171494206228689_108007772577333_399698_4156789_n.jpg  

 

 

 

11、粘连

我每一秒钟都在后悔,
离开了你。

那男人告诉我,
他们那段时间曾不断地争吵,
一次比一次激烈,
毫不让步地争吵。

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
为了谁给予谁的多少。

可不论争吵多少次,
他们都没有能够分开。
也许恨有多少,
也代表着爱有多少,
没有了相互的痴缠,
也就没有了互相的憎恨吧。

女的十二岁就跟了他,
实在是分不开了,
他已经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是一种习惯,
是呼吸的空气。

如果有一个人,
已经和你纠结粘连在了一起,
他的消失,
你真的能承受么?

把自己的人生交给那个人,
就算他再不珍惜,
你真的有勇气夺回吗?

如果你有勇气夺回,
你敢直视生活的面目全非吗?

所以那个女人活得太紧张太紧张,
一件小事可以让她失控,
一句话也能逼着她抓狂。

她很迷惘。

她不停地试探,
她每天闻他的衣裤,
她偷听他每一个电话,
她扮作其他的女人给他发简讯……

她在寻找什么答案?
那个答案,
她能不能承受?

可是,
我们总是习惯于寻找那些我们根本就无法承受的东西。

男人说决定离开女的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累了。

女人痛哭,癫狂,尖叫,咒骂。
她拉着男人的手,
她掐着男人的手,
她抓着男人的手,
她不停地说对不起,
她咬牙切齿地诅咒他。

爱已覆水。

要明白这一句话,
还要经历怎样的挣扎?

女人的手拉得太过用力,
男人挣脱的时候感到一丝刺痛,
好象被她吸住了一样。

男人发现手上血肉模糊,
女人掩面倒在了地上,
她哭泣,流出来的却也是血。

分手的地方是一个荒凉的地方,
也许分手的地方总是荒凉的地方。

夜风轻吹,树影摇曳。

男人心中一动,抱住了女人。

这样的爱,谁也走不出去了吧。

你是为了什么,
还抓住了那个人?
是为了赌注一样孤苦伶仃的命运,
还是为了,
多年前只属于他的如痴如醉的微笑。

男人感觉到有一种力量,
紧紧地,
把他和女人的皮肤粘连在了一起。

女人带着幸福的笑容,
垂下了手,
男人这才注意到,
她刚在掩面哭泣的时候,
皮肤的怪异沾力,
让女人把自己的脸剥了下来。

我脸色苍白地冷笑,
你编这个故事是想我相信那女孩子不是被你杀害的吗?

面对我的质问,
男人并没有反驳,
甚至连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他看着窗外,
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这才看见他的右手。

男人的右手上粘连着一片已经萎缩的表皮,
上面还连着一些女人的毛发。

 

 

 

 

 

12、双蕊

你相信吗?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花,
叫做双蕊,
凡是把它吃掉的人,
就能看到幸福。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传说,
但是对许多人来说,
他们宁愿相信。

那个女人也对这样的传说深信不疑。
从他被那个男人抢回家里以后。

她是自愿的,
自愿被抢了回来,
自愿和男人上床,
自愿像牛像马一样被他奴役,
自愿每天遭到遍体鳞伤的毒打。

一切,都是自愿的。
其实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的诸般苦难,
很多都是自愿来的。
至少,
也是自愿的选择的。

她在这以前,是个很幸福的女人。
除了爱情她什么都拥有。
金钱,地位,名誉,美貌。
如果这个世界有神的话,
她一定是神的女儿。

那男人是她家的仇人,
是来复仇的。
当女人第一眼看见他的身影的时候。
她的命运就改变了。

那是一个太孤独太孤独的身影罢。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不管他的眼神多坚强,
不管他多敏捷,多镇定,
你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明白他很孤独。

女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她是神的女儿,
她生活在幸福的国度里。
她在想自己如果能够做点什么也许这个男人就不再痛苦。

于是,
男人不敌,扑了过来,
或者,
那女人迎了上去。

接下来的日子像噩梦一样。
在噩梦一样的日子里女人一下子就老了许多岁。
那男人不会跟他说一句话,
他只会在女人身上发泄,
他骂她,他打她,他咬她。
带着所有的仇恨。
然后他会躲在墙角研究他的复仇计划,
然后他会躲在墙角偷偷地哭泣。

女人咬住了唇,
她始终坚信,
她的怜悯不属于自己,
而属于这个男人。

后来她听说了双蕊的故事。

那时候她已经不再是公主,
她衣衫褴褛,胡乱挽着头发,身体开始肥胖,说话粗声粗气。
她被救回家的时候他的家里人都不认识她了。

没关系,
这个世界上还有双蕊。

有人献上了双蕊。
纯白的花,纯得无法玷污,
也对,
纯洁的东西都是幸福的。

一支花,
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吗?
不要怀疑,
有时候一句话也能。

于是女人又回到了幸福的生活。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立刻明白双蕊也能扭转那个可悲的男人的命数。

她又悄悄回到了那男人躲藏的肮脏小屋。

她握着双蕊,
很小心地,
害怕一用力就握碎了他的幸福。

男人不在,
锅里的水沸腾着。
那些飘渺的水汽就像我们无法预测的人生。

女人望着锅里的水,
水的倒影里她在微笑。

接着只要把双蕊放进水里。

多么简单,
幸福。
远离所有的苦难和悲伤。

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
男人的刀从后面插进了她的脖子。

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我早就防范着你这个臭*子!!!我早就知道你会有想下毒害我的一天!!!

女人啊啊地呻吟着,却不能说出话来,鲜血滴在了煮着水的小破锅里面。

女人倒下的时候突然想起双蕊花还捏在自己手上。

 

 

 

 

 

13、闪灵

你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你开始害怕黑夜的吗?

就是你杀了她那天起。

你杀了她,却忘记了把她的尸体埋在哪里了。

从此,你发现身边有许多怪事发生了。

你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
发现卫生间有许多她的发丝。

你总是听见有人为你收拾餐具,
回过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的照片总是出现在你的桌上。

到了晚上,
恐惧更是包围着你。

写字台下面常常传来她的哭声,
窗户上看见模糊的脸,
有时候甚至看见她满脸是血从床底下钻出来。

你是个孤僻的人,
她被你杀死以后就一个人生活着。

你不够勇敢,
每天晚上必须点着灯才能入睡。

你曾多么害怕失去她,
现在却多么害怕她出现。

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每一个转身,
可能,
都会有一双绝望的眼睛凝望。

究竟,
她的尸体在哪里?

终于有一天,
你低头洗脸的时候想了起来。

那一天,
你就站在这洗手池边,小心地洗着手上的血迹。

你吃掉了她,
因为你相信这样她才永远不会离开你。

现在你不能承受的,
是她永不止的怨恨,
还是无法自拔的失去感?

你不敢抬起头看自己,
你害怕,
因为现在,
她就是你,
你就是她。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14、爬行

妻子再没有说一句话,
只是开始爬行。

她爬行的方式很怪,
全身像受到什么重压一样匍匐着,
然后脊背用力地向上顶。

她游走在家的每个角落,
无声地,

从我第一次出手打她开始,
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这些年我对她不好,
她也对我不好,
可是两个难以相处的人却相处了这么多年。

这很奇怪,
有时候水火不容的两人总是拖拖拉拉地纠缠一生,
而相亲相爱的一对却不能长相厮守。

她是个很好强的人,
她对我是带着歧视的。
可是当她为了我第一次堕胎以后,
这样的情况变完全相反了。

于是我看着她,
我明白,
这个人其实很自卑。

她害怕,
害怕我会抛弃她,
但是她不愿让我发现,
如果被我发现,
好象就彻底交出了自己。

我抓住了这点,
对她恶劣着。
我羞辱她,
我讥笑她,
她克制着全身颤抖但是一言不发。

终于我出手打了她。
她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上去看看她是不是被我打死了。
她却开始了爬行。

她的头仰得高高地,
用高傲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眼神激怒了我,
我一脚蹬到了她的肚子上。

她歪倒了在旁边,
可不一会儿,
又以爬行的姿势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那一次,
我常常打她,
她不还手,
不说话,
继续爬行着在家里生活着。

每次我看见她以那种奇怪的方式爬行,
然后抬起头,
用很平静的眼神看着,
我的脊背就一阵寒冷。

终于有一天回家,
她缓缓从卧室爬出看着我的时候。
我静静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我,
我看着她。

岁月为什么会挑选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

警察来了以后,
我面无表情地站在走廊里。

你确定你太太死的时候你不在家吗?
警察问。

我冷笑,
我不怕他发现我并不难过,
因为我制作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当然,我就在这走廊的尽头发现她的尸体的。
我向后扬扬手。

这时我看见。
妻子壁虎一样在墙壁上爬行着,
她被扭断的脖子上晃晃悠悠地挂着头颅,
睁着无言的眼睛,
朝着我默默地窥探。

 





15、停止

那女人苏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赤裸地倒在手术台上。
她全身无法动弹,
可是视线清晰,意识清醒。

女人的胸腔被精密的外科手术打开,
却不会导致死亡。
一面镜子用适当的角度横在她的身边,
这样,
她可以亲眼看见自己正在跳动的心脏。

我的导师轻轻地走了上去,
亲吻着女人的额头。

我递上去一把镊子。

导师握着镊子,
女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银色的光停顿在自己的冠状动脉上,
泪流满面。

当那女人终于死于心肌梗塞的时候,
我的导师疲惫地走向角落,
低声呜咽着。

我爱怜地走到他面前,
吻去他脸上伤心的泪水。

他是我的导师,
我的主人,
我的偶像。

一个最敏感最脆弱也最强大的男人。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

每一次,
那些女人都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生命停止。
有的是被切除肾脏,
有的是被破坏肺部。
导师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目睹自己生命的终结。

她们都爱过导师,
可是最后都停止了对他的爱。

既然都是离别,
我们完全有理由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如果可以的话,
让我来陪伴你这一生吧。
我说。
我爱你。

他绝望地摇摇头说:
对不起,我的孩子,
我不能爱你,
因为我不能承受你的离开。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说。
从来不会,以后永远都不会。

可是,我们的相爱,
总会因为时间而停止的。
没有办法,
再强大的人也无法战胜时间。

我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说:
总有办法的。

当我再一次回到我们的密室前的时候,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有人告诉我,
警察包围了这里。
当他们要逮捕我的导师的时候,
他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炸药。

每个人都觉得他是畏罪自杀。
可是,
只有我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明白他的意思。

他突然结束自己,
这样他生命中剩下的爱着我的时间,
永远都不会停止。

只有死亡,
能取代时间。

后来我隐姓埋名,过着简单的生活。
周围的人来人往,
我再也不太留意。

导师告诉了我一个道理。
思念会被时间取代,而时间又被死亡取代。
和许多人的眼里看见的恰恰相反,
因为他们太懦弱。

永恒的果实,
就是给最勇敢的人采摘的。

我还是常常悄悄来到密室的废墟外,
对我来说这里没有回忆,
只有幸福。

因为时间,
停止在了我们相爱的时候。

人们传说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变态连环杀手,
可对我来说,
这里只不过是埋葬了一个导师,
一个主人,
一个偶像,
一个太害怕去想念的灵魂。

 

 

 

 

 

16、销魂

我能感觉到,
丈夫已经渐渐走出了我们的生活。

仔细想一想,
当时真的不应该那样对他。

他的事业一度很不顺心。
盛气凌人的上司,勾心斗角的同事,
再加上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工作。
让一个本是健谈开朗的人,
变得沉默孤僻。

我也曾想过尽一个妻子的责任,
好好地帮助他。

他总是拒绝我的好意,
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做一些小的工艺品。

于是慢慢我也学会了和别人一样冷眼看着他。

我的耐心,
是在他终于开始连续几天不回家的时候用尽的。

冷战,吵闹,
吵闹,冷战。

丈夫就从那时候开始越来越远离家庭,
回到家也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如痴如醉。

甚至每次他回到家,
轻手轻脚,偷偷摸摸,
脸上还带着轻松得意的表情。

我总是问:你到哪里去了?
他总是回答:在某某朋友那里。
这就算是给了交待一个交待。

后来,就算我才从那个某某朋友那里回来,
他还是告诉我他和那个人在一起。

作为一个女人,
我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
我的忍耐到了极限,
我跟踪了他,
来到了一个普通的酒店。

服务员告诉我他已经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606号。
普通的房间。
有彩电,热水器,双人床,没有空调。

四月暖春,
我知道打开了门,
这个季节就结束了。

还是没有办法一定要打开的啊!
就像我们漫漫人生的许多结束,
人们总是安慰自己那是上天安排的,
其实大多都是我们自己无可奈何不得不去结束的结束。

房间里,
烟雾弥漫,
我的丈夫蜷缩在角落。

我冷笑说你想不到罢。

丈夫却不吃惊。
他的声线镇定而且温和。

你等等,我和他们聊聊便过来。
我听到他说。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阴暗的房间里还有许多人影。
走近一看,
却都是粗糙而僵硬的木偶。

木偶的脸上都简陋地画着五官,
可我还是能分辨出,
那是丈夫的亲戚,朋友,同事,
还有我。

丈夫正用礼貌的口吻和他们交谈着,
他的脸显得愉悦和满足。

他还不时看看那长得像我的木偶。

一些阳光从微风吹动的窗帘洒了进来,
照在丈夫和木偶们身上。
他和模样像我的那个木偶对视了一眼,
表情是那样的温柔和感伤。

 

 

 

 

 

17、公主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你的公主,
你能不能,
当然地爱我?

家人常常警惕地对我说,
别太理会弟弟,
他脑子有问题。

这个弟弟是很小的时候被拣回来的。
我们不好不坏地养活着他。
他很内向,
矮矮胖胖,斯斯文文,白白净净,
跟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垂着眼皮。

和女友暂时分开回到老家居住的几天,
我发现弟弟经常鼻青脸肿地回家。
我更惊讶的是家里的人居然每次都不闻不问。

直到有一天,
有一群人竟然在家门口打他,
他被当场扒个精光,
露出了里面女人的内衣裤,
我才明白了一些事情。

出于再平常不过的正义感,
我赶走了那些羞辱他的人,
弟弟赤裸地倒在泥地里不停颤抖,
他的脸上,
却显出平生以来从没有过的幸福的光芒。

我很理解地安慰他,
他却乘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可笑的要求,
他求我陪他一次,
就一次,
去买那些可笑的女人衣服。

整件事情里,
最可笑的是我的怜悯,
一时的心软竟然让我答应了他得寸进尺的要求。

我很快就后悔了。

他带我来到一家很大型的内衣店,
似乎是我给了他很大的勇气,
他兴奋地满脸通红,
他旁若无人地挑选,
他放开喉咙砍价,
他甚至拿起那些胸罩内裤在我面前比比划划。

他问:
好看么?
好看么?

一个人的尴尬很容易会变成愤怒,
我在旁人异样的眼神下理解到了这点。

好看,
我冷笑说,
你真像个公主。

人群嘲笑的声音像潮水一样把我们包围在中央。
弟弟却没有领悟到我话语里的讽刺,
他幸福地快要晕了过去,
原本暗淡的眼眸变得明亮。

一个丑陋的身影,
站在内衣店的门口,
在人群轻蔑的眼神中,
嘴里只重复着一个句子:

你真像个公主,
你真像个公主。

后来在闲聊中,一个长辈告诉我弟弟得了绝症,可能活不过一个星期了。

这孩子没着没落的一生,
临走前,
我们还是满足他一个愿望罢,
长辈说。

我的同情已经耗尽,
我望着怯生生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弟弟,
问:
你的愿望是什么?
最新款的丁字裤?

他不在意我的嘲讽,
激动地像条肥狗一样说:

我想做你的公主,
一天也好。

我看着那张肥胖的脸,忍不住一阵恶心。
我的善良还不至于允许我陪着一头爱穿女人衣服的变态猪一起发疯。

好啊。
我压抑住想痛殴他的冲动,
明天,你做我的公主,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夜,
我和女友通电话。

我想明天一早就离开,
你来车站接我。
我说。
我开始厌恶这个地方了。

匡当,
有东西落在地上。

我回过头,
弟弟站在身后。

他的眼神从来没有那么绝望。

我真的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对一个常常被伤害的人,
似乎继续再伤害他,
我们也心安理得。

滚开,
丑八怪!
我恶毒地说,
她才是我的公主!

我故意用了最伤害他的句子。

他没有生气,
可能他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权利生气。
只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
车站,
阴霾的天空。

等了许久,
女友还是没有来,
电话也无法接通,
我在焦急中突然被一阵恐惧的尖叫吸引。

一个人来到我的面前。

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肥胖的身躯,
肮脏染血的公主裙,

血是从他的脸上流下来的,
看不清楚五官,
上面用粗线缝着一张东西,
一张人皮,
我女友的脸皮。

也许是痛苦,也许是笨拙,
那张脸皮被他肥胖的脸绷得变形。

我脚一软,
跌坐在地上。

我,
我现在是你的公主了么?

弟弟用血肉模糊的脸对着我,
他的眼里,
闪动着伤心的泪光。

 

 

 

 

 

18、巷

每次经过小巷的时候,
女友都忍不住向那边张望。

那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巷,
两侧都是高大的建筑物旁的围墙。
这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小巷,
可是,
你和我存在的理由是否又合理呢?

这条小巷,
是女友的前任男友死去的地方,
那个男人被人割断喉咙,
跪在那里一夜才被发现。

我曾相信自己是个很包容的人,
即使对爱情也是这样。

我允许了她。
允许了她每一次在我面前祭奠不属于我的爱情。

可我不能忍受的是,
每一次我们吵架以后女友总会失踪,
然后我会在小巷的附近找到她。

我相信换了谁也无法忍受。

如果爱着一个人,
却明白永远无法完全占据她的心,
甚至永远活在另外一个人的阴影里,
谁能坦然接受呢?

朋友听说以后,
都劝我离开她,
离开一个走不出去的女人。

可是,
如果真的轻松到说离开就可以离开,
那么谁还会为感情烦恼呢?

我们终于大吵了一架,
然后她又消失了。

我又来到了那个小巷前,
我觉得自己很可怜。

小巷在我的面前,
黑暗不知延伸到何处,
很像我们的爱情,
那么普通,却吞噬掉整个世界。

这么久以来,
我一直不敢走进去,
可是今天,
我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就像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
不管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谁能预见有一天,
我们的相聚和别离。

小巷很深,
不知道延伸到哪里,
走了一会儿,
就再也没有一丝光线。

我扶着墙壁,上面爬满了青苔,
一种腐败的味道。

突然,我碰到了墙壁,
我开始以为,
已经走到了头,
可是,伸手一摸之后我才发现不对劲了。

四面都变成了墙壁。

在黑暗中,
没有一点亮光,
我呼唤着女友的名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我伸手到哪个方向,
摸到的都是墙壁。

走不出去了么?
就像我们许多的悲伤和绝望。

我感觉到恐惧,
这时候手机响了,
我想起自己还带着电话,
连忙接通。

是女友打来的。

你在哪里?!
我问。

还是那里。
她的语气有点抱歉。

我也在那里,
我急切地说,
我今天走进小巷里出不来了!

什么小巷?
女友很诧异地说。

就是你以前男朋友死掉的小巷!
我吼了出来。

他就指着墙壁死在路边,
女友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那里哪有什么小巷?

 

 

 

 

 

19、戏子

他是我的恋人,
一个出色的戏子。

他的演技炉火纯青,众生都为之倾倒。
每一个眼神,
每一个步伐,
都传神地呈现着剧中人亦喜亦悲的灵魂。

早些年的时候,
他过得不太好。
那时候,
他还是一个憨厚和干脆的毛头小子。
我们总挤在一间不足三十坪的小屋里,
艰难地幸福着。

命运总是爱开这样的玩笑,
当你终于走过一段自己觉得难以承受的时光的时候,
你总会发现,
那就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
所以如果现在我可以选择,
我宁可永远停留在那些贫穷但是充满希望的时间里。

可是那个时候,
辛苦的生活之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真正能够成功的戏子的舞台不是在银幕上,而是在生活中。

他开始笑。

对着每个人,
不管喜欢不喜欢那个人,
不管自己开心不开心。
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

他都变成每个人最真挚最充实的朋友,
或者狗。

本来演技出众的他,
迅速得到了成功,
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舞台。

你,在笑的时候,是真的开心吗?
我担忧地问过他。

他笑了笑,
说:
开始的时候,
尽管我很不开心还是一直笑着,
开心也笑着,
慢慢到了后来,
我笑的时候,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开心不开心了。

我突然觉得很害怕,
抱住他,
问:
那你说你爱我好吗?

他低下头,
我看着他。

我爱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
他带着动人的表情,深情的眼神,磁性的声音。

我却忽然很悲哀。

当你说你爱我的时候,
是不是也不知道真的爱不爱我了?

因为你是一个戏子,
你就注定会失去真实的表情。

我推开了他,
发疯一样地跑得远远的。

不久以后,
我在报纸上,
看到了关于他的新闻。

他和另外一个女星站在一起,
记者们用最暧昧的语气拷问着他们,
他反驳着。

可是他的眼里,
还是带着世上最温柔的微笑。

我把我们以前的照片全部倒在客厅的地上。
那里面,
他一直都保持着那个温柔的微笑。

我曾以为,
那是这个悲惨的人间唯一也是仅仅留给我的全部安慰。

假的,
都是假的,
温柔的微笑,
紧紧的拥抱,
感动的泪水,
……

我打电话给他,
他马上就赶了过来,
脸上带着关切的神色。

我冷冷地看着他,
看着他看到一地的照片碎片脸色苍白。
正当他要抬起头的时候,
我把一瓶强腐蚀性的液体泼到了他英俊的脸上。

一阵白烟和恶臭,
在他的惨叫中,
泡沫一样的血水顺着迅速肿胀变形的脸庞流了下来,
我面无表情地狂笑。

他跪了下来,
朝着我的方向,
用恐怖的脸对着我。

我爱你,
他说,
用含糊不清的语调。

我爱你,
我爱你。

没有了任何表情,
没有了任何语气。

我爱你,
就是我爱你。

就像以前的那个时候一样,
任表情再怎样改变也无法转换的短短对白。

我爱你。

城市的夜幕缓缓落下,
万家灯火,
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小小配角的惨淡收场。

 

 

 

 

 

20、暧昧

我们两人是在朋友的一次聚会上认识的。
那时候,
我在我的妻子旁边,说话谨慎而呆板。
但是妻子未留意时和她私下的对白,却显得过分亲切。

那时候,
我就常常想,
她和我的关系会非同寻常的。

认识不久我们就开始互发简讯,
然后我们去吃消夜,
然后我们去看电影,
然后我们照大头贴。

像恋人一样,
只是,
我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
还留在各自的人左右。

但就算是这样程度的交往,
也显得那么暧昧。

你爱我么?
我问她,
她总是微笑着,却不回答,用手按住我的嘴唇。
她的手,纤细又冰冷。

傻瓜,
她说,
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
我常常发现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哀伤。

你真的觉得,
永远都没有必要说出来吗?

可能是对我有些抱歉,
虽然她还是没有说过爱我,可是对我的态度更加热情。
只要是我的事情,她会第一个站出来帮忙,
在聚会上,她总是和我坐在一起,
我遇到的高兴的事情,她显得比我还要高兴。

当那些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的时候,
我的心里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

她还是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爱着我的时候,
我们其实还是保持着可怜的朋友关系,
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她是不是在耍我?
我突然有一种可怕的念头。

然后我匆忙地找到了她,大声问:
你说,你到底爱我吗?

今天,我们一定要说清楚这样的关系,
算什么。

她还是不说话,把我的头揽在她的怀里,
我可以听见她的心跳。

这难道,仅仅是朋友之间的安抚么?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她说。

不,
我倔强地说,
我要你说你爱我。

一句话,真的那么重要吗?
她看着我,
又是那种悲伤的眼神。

我爱你,
她顿了半天终于说,
说这句话的时候,
语气是如此的凄凉和绝望。

也许我和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容易冲动,
于是我就回了家,闪电般和妻子离了婚。
离婚以后我什么都没有要,
我想我需要的只是自由。

只要可以自由地爱一个人,
新的生活就开始了。

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她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削苹果。

我离婚了,我故意淡淡地说。
哦,她淡淡地回答。
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我说。

她放下手中的苹果,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对呀,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我像受了重击一样,摇摇晃晃差点站立不稳。

你不是说爱我吗?我说。
和你离婚有关系吗?她说。
其实你不爱我对不对?我说。
对,不爱。她说。
可是你上一次还说过爱我!我说。
说的时候可能爱,说完了就不爱了。她平静地说。

想一想你以前遇到过的那么多人,
当你说爱谁的时候,
哪一次不是这样斩钉截铁,
最后还不是远远离开?

我觉得精神恍惚,全身的血液被抽空了。
现在的我,算不算一无所有了?

你再这样说,我就杀了你!!!
我狂吼,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可悲。

我不爱你了,
她的声音冷冷的,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
每一刀都带着我一句声嘶力竭的
我爱你。

眼泪,和暗红的血沫混合在了一起。

可渐渐地,
我感觉有些无力,头脑变得空白,
脑海中的一些感觉消失了。
我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微弱,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刀。

我面无表情看着她痉挛的身体,
那女人躺在染红的沙发上居然还有最后的一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不继续?
她含糊的声音伴着血腥从嘴里流出。

我也不爱你了。
我轻轻地说。

女人笑了,用湿滑的手我住了我的手。

我们是同类,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一天,我紧紧握着那个被我杀害的女人的手,直到她彻底死去。
彻底死去的,
还有我们不能说出口的爱情。

我们这样的爱情,
说出口的时候,
就一定会结束。

因为我们是同类,
是一种人,
需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对我们来说,
太过残忍的总是结束,
所以最好一生一世都只停留在旅途。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