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_For_You.jpg  

 

 

 

21、残留
是不是总是她不爱你了,你还是无怨无悔地抓住她。

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一直收藏了许多希奇古怪的东西,放在一个大箱子里。
有发夹、钱包、高跟鞋、口红、甚至是抽剩下一半的香烟。
那大木箱里,像是个杂货铺一般。

每一个女人离开他的时候,他总是不言不语,只是悄悄留下一些东西作为纪念。
那些东西身上并不会藏着什么刻骨铭心的故事。
纪念,就是纪念。

他说手中总要握着残留下来的什么的时候,才会觉得温暖。

这些年来,是什么?偷偷带着那些人离开了呢?

如果还有东西残留在你手上,是不是有的心事也还残留在你心上呢?

总之男人很执着地收藏着,如同溺水者如痴如醉地寻找稻草。

他说,这样很好,人越来越长大,留下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很多事自然就可以释怀了。
知道有的东西始终在自己手里,就可以感觉有的人从来未曾离开。

有没有特别的故事呢?我问他。

有,他微笑。

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是唯一一个不愿抛弃我的人,是我最喜欢的人。
可惜那个女人,知道我还收藏着这些东西以后,还是痛苦地觉得离开。
因为她觉得我给她的爱,始终在被人分享,或者,只是我一路痴缠残留的部分。
于是,她烧掉了所有的东西,竟决定全身赤裸着离开。
这,或者是对我最大的报复。
我被这离奇的故事惊呆,很惋惜地说:那那个女人不是什么也没留下?

男人神秘而得意地一笑,打开旁边的另外一个箱子。
手里抓着什么东西慢慢往上提。
借着阁楼里昏黄的光线,我看见他手里提着的是一束头发。

我把她的头斩了下来。
收藏家欣慰地说。

 

 

 

 


22、长生
我第一次遇见那女孩的时候,她就叫我掐死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且自信。
洁白的牙齿,弯弯的睫毛。
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人耳热心跳。

她很神秘地告诉我,她会长生不老。
女孩会这样说,其实我是早就知道的。
从她第一次宣称自己永远活着开始,从她的笑容开始带着伤疤开始。

我从很早以前就喜欢着她,我知道她的许多事情,她是被谁狠狠伤害过的人。

被人伤得太深,然后是无止尽的时间,谁不是这样残忍地长生着呢?

我抱她,她紧张地拒绝,“请杀死我。”撒娇着流泪。

幸福的时光从是匆匆,而悲伤却让我们得以长生。

在我和她新的恋情开始以后,她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我明白要拯救她,非要让她明白一个道理。
有的时候,带着爱继续生存下去才是真正的永远活着。

接下来,我和她的事情,遭到了家人强烈地反对。
谁也不能接受我和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在一起。
几番交锋,我败下阵来,像上一次失去她一样。

该怎么样,告诉她呢?

再找到她的时候,我仿佛用了一生的时间。
原来我们从来没有长生,只是有人死了后还继续活着。

到了这个时候,除了紧紧的拥抱,我什么都没有了。

虽然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是明白了我想说的话了。
这些年来,有谁会像她一样每分每秒都体会着离别呢?

她没有做声,转身回了房间,轻轻关上门。
听到门反锁的声音,我才如梦初醒。

等到我撞开房门的时候,看见她跪在地上。
她把绳子套在脖子上,用手各拉住一头用力地拉扯。
没有人看见她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将脖子硬生生地拉断,
她的头颅,倒垂在胸前,头发倒垂在地上。
深紫色的脸上圆睁着大大的眼睛。

一瞬间我无法呼吸,眼泪拌着剧痛夺眶而出。

也许接下来长生的那一个,是我。

“不要离开我。”
我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我的手在胸前抠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救救我。”

女孩已经放大的瞳孔突然瞄向我。

“请杀死我。”
她低声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行眼泪划过了额头。

 

 

 

 


23、木偶
我觉得,你已经对我没有感觉了。

不管我穿什么样的衣服,你都不在正眼看着我。

好看么?好看么?
我在你的面前转着圈,希望得到你的赞美。

你却看着另一边。

我把你的头扳过来对着我,你很顺从,可是眼睛还是朝着另外一边。

以前的你,不是这样子的啊。

当我抱着你的时候,你也好像没有感觉,仿佛我可以抱你,也可以不抱,这对你,都不太重要。

家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味,当我告诉你的时候,你不理不睬。

你不看我,不吻我,不和我说话。

我知道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
但我也要谢谢你的冷漠,让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不会太绝望。

朋友都劝我离开你了。
我还做不到的时候,一定会留在你的身边。
就像是眼睁睁地看着爱情在我面前慢慢地消耗。

每天晚上,你都背着我睡觉。
我总会忍不住把你扳过来,我扳你,你就朝着我睡,我推你,你就背对我睡,你很迁就我,可是你是人,不是木偶。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我可以离开你了。

当我挑选衣服不再在乎你的想法,当我不再想要你的拥抱,当我习惯了家里那些奇怪的味道,当我睡觉也是背对着你。

我终于在你的面前,用掉了我所有的爱情。

你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早晨停止的呼吸,然后我把你的尸体放在家里,亲眼看着腐烂着的,你和我的感情。

也许只有这样,以后的日子,我才有勇气独自一个人面对着夜深人静。

那一天起,我没有了烦恼,没有了你。

 

 

 

 

 

24、模仿
如果我得不到你我就把自己变成你。

胖子最开始模仿那个女生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很可笑。
他是个很邋遢的人,很不讨人喜欢。
也许只有他在模仿别人的时候,周围的人才会对他多加注意。

他总是站在镜子前面,学会怎么模仿。

胖子模仿那个女生是因为他被那个人狠狠地拒绝过。
毫不留情地拒绝,没有丝毫转折的余地。
胖子伤心欲绝,渐渐开始了模仿。

其实当一个人得不到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模仿,你想和他一样,所以你会爱他,也许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唯一确定能够得到的。

虽然那个女生一直很绝情地对待着胖子,胖子还是执着狂热地模仿着。

他爱人的方式就是模仿。

是不是模仿了她,她就好象永远在身边一样呢?

不管怎么说爱着自己总好过爱着别人吧。

我们开始发现,胖子的模仿从最开始的恶心渐渐变得传神起来。
虽然他的样子不能改变,可是他的音调、神情、甚至气质喜好还有发型都和那个女生越来越像。
转过身去不太留意的话,真的会觉得那个女生在你身后,吓你一跳呢。

我们一直把胖子这样古怪的行为当成消遣或者笑柄。
直到那个女生因为失恋发疯跳楼以后。

没有人敢告诉胖子,没有人敢保证告诉了他会发生什么,每个人都觉得他已经不正常了。

所以我们被迫生活在恐怖中。

他模仿得太像了,他还继续模仿。

每个人都感觉那个女生总是停留在我们左右。
一转身,你看见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你就怀疑,到底真的是不是那个人在模仿,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跟了进来。

所以胖子出现的地方,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在压抑的气氛中有的人显得焦躁。

终于,争吵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有人决定赶走胖子,胖子不解,争论着。

那个人最后涨红了脸,忍无可忍大声地吼: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已经死了!!!

一瞬间,时间像突然静止了一般。

胖子呆立在那里,突然睁大了眼睛,咆哮说:不!!!她不会死!!!

他还是用的那个女生的腔调。

他发起狂来,抄起板凳见人就打。
他泪流满面,他撕心裂肺地嚎叫。

就像那个女生临终前一样,一模一样。

周围的人们都很慌乱,四散着逃跑。
我乘他不注意,伸手去抢夺板凳,
他却死死抓住板凳,死死地盯着我。

大概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我突然注意到他的脸,他的脸突然长满了尸斑。

 

 

 

 

 

25、重复
即使是一首不再流行的老歌,只要她喜欢,就一遍一遍地倾听。
喜欢吃的东西,旁人已经感到腻味,她还是天天买回家享用。
找到了一本好书,就算已经能够倒背如流,她仍在仔仔细细地阅读。
那部很老的电影,看的人往往昏睡,她却常常在影院里对着荧幕流泪,默念着,剧中人看似发自肺腑的对白。

她是个很痴的人,喜欢上了,就重复地去感觉,好象从来不会疲倦。

但她的感情只有过一次。

其实感情,对我们所有人也许都只有一次。
就像酒精燃烧后就化为乌有,一次,就够了,一次,就没有了。

她很仔细地挑选,小心地呵护,希望不要再重复踏上人生孤单的历程。
可惜爱情,还是在指缝间悄悄溜走了。

她一个人常常回到他们曾经约会的地方,她一个人照和以前同样姿势表情的大头贴,她去他已经辞职离开的公司楼下等他,她每天给自己买男人过去曾送过她花。

她每一天都希望奇迹能够降临,人生可以重来。

但人生,真的很难再重复。

就像我们这些人在谁已经远远离开了以后,伪装重新开始的生活一般,那只不过,是坚强而已。

女人悲痛欲绝,就在办公室上吊自杀,被我们及时救下。

我们了解她,她会重复地毁灭自己,于是把奄奄一息的她送到了医院,叫人看守了起来。

可是,当我们回到办公室推开门的时候,却难以置信地看见她已经吊死在了原来的地方。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也许这说明了这个世界其实什么都不能再重复,就算是爱,重复久了,也就不是爱了。

唯一能重复的,是不是痛苦的感觉?

我正要去解下她消瘦可怜的身躯,身边的同事却恐惧地尖叫:你看!她脖子上没有绳子!!!

女人的尸体赤着脚晃荡在办公桌的上空,没有任何东西挂着,凸出的眼球望着地面,不能说话的样子。

 

 

 

 


26、镇魂

你偶尔会不会还为当年放弃了的那个人心痛呢?

我的生活是平凡的,每天在拥挤的平凡人潮中,每天上班、下班,接触的都是平凡的工作。

我有一个平凡的婚姻,有一个平凡的孩子。

生活就像一本日记,每天都会打开,却忘了书写文字。

本来我以为,我总会在这种平凡的时光里平凡地死去。

直到某一天。

有一天早上起来,我突然觉得无法呼吸,从心底传来了剧烈的阵痛。
然后我莫名其妙地离开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坐上了一班开往远方的列车。

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枯燥的生活逼疯了。

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会去哪里,但是,又朝着一个很确定的方向。

其实,这个城市里许多人都是这样。

火车颠簸着,我很快进入梦乡,半梦半醒中似乎有另一班火车擦身而过,
那火车上仿佛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的模样很年轻,恍惚中我看到他被车窗切割开的破碎影子和我好像。
可能那只是我的想象。

我在一个小镇的时候下了车。
这里很偏僻,我从车站向下绕了一大圈,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小山坡上。

来这里的不止我一个人,有许多形形色色和我年龄相仿的男男女女都站在这里。
他们都穿着整洁的白衬衣,黑裤子,好像是哪个学校的校服。

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地朝着山坡那边的一个台阶走去,整齐地站上台阶,好像拍毕业照的样子。
但是没有摄影师,他们整齐地站好,然后一齐用双手捂住眼睛。

除了这台阶上的人们,山坡上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一个老人从我身后走来,看着我,微笑说:“你好,我是这班的班主任,还记得我吗?”

我摇摇头,但是觉得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那些男女一起回过头来,指缝张开一点点,往这边看了一眼。

“这些都是我的学生,十年前,我们就在这里照的毕业照。”班主任说。
“然后几个流氓看上了我们班上的一个姑娘,然后他们就当着我们的面把她拖到台阶后面的树林里奸杀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感觉非常轻松,就好像和我闲话家常一般。
他的态度让我愤怒。
我大声说:“难道,你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他竟然微笑。
他也向台阶那边走去。

“你就是她的男朋友,你当时也站在这里,然后你家里的人就带你离开了这里。”
他丢下了一句话。

我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站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

其实,我们都一样。
当时也是这样,捂着眼睛,站在这里。

我头痛欲裂,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段往事。

只是我眼前,开始出现一些残缺的画面。
那个女生挣扎着,看不清楚容颜,她就从山坡上那条小道被拖着过去,她把手伸向我,像鱼一样扭动着身躯。

很久以前,如果伸出双手,是不是生命从此就不再这样?

你们骗我!!!我怒吼着!
却奇怪地流下了眼泪。

那些人还是捂着眼睛,嘴角都在轻蔑地笑。

突然,那些人都紧张地站得笔直,我真的看见,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像被什么拖着一样,尖叫号哭着向树林移动。

你更无耻。班主任回过头来看着我。

你把什么都忘了。

 

 

 

 

 

27、执拗
那个女人活得一点也不快乐。她很孤单。

自从男人和孩子被火烧死以后,她还是执拗地生活在那间房子里。

我们去看望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四周墙壁都是黑糊糊的房间里吃着咸菜和稀饭。

她还是不会照顾自己,可还是坚持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有个朋友怕她孤单,于是决定留下来陪她过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朋友脸色惨白地跑过来告诉我们,她在那房子里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她说那一天晚上,女人房间窗户上,有个男人拉着孩子的身影。

我们都感到毛骨悚然,壮着胆子来到女人家,苦苦地劝她赶快离开。

她却吃吃地笑了,然后指着墙壁。

我们看见,墙壁上有两个淡淡的人影。
大概窗户上的影子就是因为某种原因反射过去的。

“那一天,我的丈夫就紧紧拉着孩子的手,被烧死在了这里。”
她不以为然地说。
“可惜,我终于还是没有和他们牵手走到最后。”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居然有些晕红,
似乎回想起了很久以前已经过去了的温柔。

朋友都使眼色叫我离开,那个女人,也许早就精神失常了。

回到家以后我却总是放心不下,于是又打电话给朋友,叫朋友再过去看看。

“不用了。”朋友的声音颤抖着,“我昨天已经去过了。”

“那女人昨天晚上就在他丈夫和儿子烧死留下的痕迹旁边自焚了。”

终于,生命结束以后还是要继续牵着手么?

“你胆子真大。”我说,“你去看了现场了?”

“没有!”朋友的声音越来越颤抖。
“烧起来的时候我才到楼下……”她突然压低了声音。
“我在她家的窗户上,看到了三个拉着手的影子。”

 

 

 

 


28、慌
她终于开始慌了。
她从来不紧不慢地起床,不紧不慢地吃饭、不紧不慢地看电视,现在她终于会紧张了。
至少,是会为了我们的生活紧张。

这10年来虽然我们天天都住在一起,可是我觉得她过得生活比起我来安定得多。
她每天要做的,就是安心地生活,而我每天要做的,却是仓皇地面对许多的坎坷。
这不公平,对吗?
我和她结婚10年,她成为了一个安分的家庭主妇,天天无忧无虑地,只要做好了家务,带好了孩子,就没有了任何烦恼。
我的工作一点都不开心,和同事相处得不是很好,进度很慢所以常常挨骂,工资总是全单位最低的。
什么时候,生活变成了这样子呢?
最开始不是这样的呀。

每一次,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的时候,她却安乐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早就看了一千遍连续剧,不停地流眼泪。
她不会慌吗?她为什么不像我一样担心着苦心经营着的生活突然崩塌?
于是我开始试探她,我故意很晚才回家,把身上弄得全是酒的味道。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故意倒在门口。
她默默地把我扶进去,替我洗脸,换鞋子。
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真的,不会为了任何事情担心吗?
在一起生活了10年的人,为什么我总是活在焦虑之中,而她却如此平安?
这不公平,对吗?
我于是开始故意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通话,我要让她像我一样紧张着我们的生活,我确信这才能感觉到她对这个家庭的重视。

她有一点慌张了。我相信,她开始问我和谁在打电话,她追问我的行踪。
你终于开始慌了对吗?你终于开始和我一样开始感觉到生活随时可能改变的可怕了吧?
你终于,关心我了吧。
这还不够,我真的去找了一个女人。

我想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第一次把碗摔在了地上,开始大哭。
我很满足地看着她,我终于让她感觉到了我10年来每天的痛苦。
如果你10年来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担心自己会突然失去一切,你也会和我一样。

那一天,却发生了一点意外,我们的孩子不见了。
我们的孩子,一直是我们全部的希望。
她很听话,她很懂事,她很活泼。
她会每天按时回家做作业,她会缠着我要零花钱,她会在妈妈忙碌的时候跟在后面做点小事情。
我们找了一整天,学校、回家的路、附近的小区。问了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后来记者也来了,妻子开始放声大哭,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因为我也哭了。

我早就说过,生活会突然一点给予你不幸,却需要你不停地挣扎去寻找幸福。
我们都很疲惫,记者叫我们回家等待消息。
我躺在沙发上,她睁着眼睛看着我,眼里全是慌乱。
她咬指甲,她抓裤子,她全身颤抖。
她慌了。
而我,昏昏地睡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保鲜膜层层地包围着。
她正仔细地,把保鲜膜裹在我的身上,一层又一层。
我用力挣扎,好象菜板上的鱼。
她在笑,她在笑。
等最后的保险膜覆盖在我的脸上,我开始抽搐时候,她温柔的身躯抱紧了我,好象许多许多年前一样。
她轻轻地说:我们不要变好不好,我们不要变好不好,我们不要变好不好,我们不要变好不好……

 

 

 

 

 

29、木马

四月二日,公司的电脑里的木马病毒大规模的爆发。
我的人生,好像也走到了最后的分岔路口。
不是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吗?惨淡经营了十年的公司,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有什么,能比继续生存下去更重要呢?

不能输,一定不能输,我连洗手池的玻璃上,都写着:我不能输。
我连做梦都在说:我不能输。
这一次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次输了,老天就会把我的一切带走,尽管也许我早已经没有了一切。

命运总是爱给我们开这样那样的玩笑,对吗?
在项目争夺最白热化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木马病毒将我的人生左右。
没有人知道这病毒是怎么感染上的,你安装程序会感染,你拷贝文件会感染,就连浏览网页也会感染。
就像一个人,如果注定了要死,何必在意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
我扔掉了所有自尊和涵养,和维护电脑的专家打了起来。
打架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往往只能告诉别人你的愤怒和绝望。
专家们也没有能力清除公司电脑所中的木马,他们只是异口同声地告诉我,办公室的三号电脑是最初爆发的源头。
那一台是陈依生前一直用着的电脑。

陈依在一个月前,加班的时候,被人勒死在电脑前面。
没有人知道他怎么会被人杀死,也没有人想知道,因为每个人想的都是不要让这件事影响了自己的生活。
就如同现在的我不会关心别人的生死,只恐惧着执行局的催款的通知一样。
只要过了这一关,一切都会好的,是不是?

公司人心惶惶,特别在听了专家的话以后,有的人说陈依被人勒死的那天晚上,有什么东西藏在了他的电脑里。
有人说那根本就不是木马,那就是陈依。
几乎所有人都对公司失去了信心,连保安都开始辞职。
只有我一个人,发疯一样深夜都留在办公室加班。
如果陈依还在,我们会在办公室一人泡上一杯咖啡,然后一边聊着彼此的爱人,挺过每一个难关。
就像我们最开始一起创业的时候一样。
现在的我一个人做着十多个人的工作,我要重新拟订标书,这是最后的机会。
九年了。
苦心经营了九年的一切不能毁在自己的手上。

只有海伦陪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我的心里才会安静起来,只有握着她的手的时候我才觉得温暖一点。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妻子打过来的。
我没有理会,海伦却接起电话,递给我。
妻子问: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公司。
妻子说:你不要骗我。
我说:你知道的,公司的电脑中了木马,我不能确定资料是不是已经泄密了,我必须在标书审定前完成,我就算一个人也要完成!
妻子呵呵地笑,说:你何苦做出这样虚伪让我厌恶的样子呢,我知道你和谁在一起,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说: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也不想解释。
妻子说:你中木马是报应,是你抢了陈依的女人的报应,你这个人一生都在背叛,你背叛了你的朋友,背叛了你的妻子,总有一天别人也会背叛你。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望着海伦,她的眼眸藏着深不可测的东西。

海伦问:她说什么?
我说:没什么。
她说:哦。
我说:你还想陈依吗?
海伦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愣在了那里,半晌才说:这真是个无聊的问题。

是的,这是个无聊的问题。
在夜里的办公室,还不能休息的两人,的确有许多无聊的话题。
这时候,木马又爆发了。

无声无息,我却感觉到似乎整个写字楼都震动了一下,所有的电脑啪得打开,像黑暗中谁忽然睁开了眼睛。
硬盘发出了似乎是难以负荷的嗡嗡声,防火墙尖啸着报警如同亡魂的惨叫。
谁打开了窗户,文件被风吹得四处都是。
而屏幕上没有任何恐怖的提示,只是一片雪白,写着三个字:
下雪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海伦坐在了陈依的位置上,背对着我。
我站在她的身后,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不自然地想挣脱开。
我说:这间公司我经营了9年,我们认识了9年,当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了你,可是你是陈依的女朋友。
海伦没有回话,我继续说:你们一个学校毕业,都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为了陈依,你甘心在这个公司当个秘书,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也是为了他,即使我知道我还是要了你,我想的是即使是拖着我也要能多与你在一天就算多在一起一天,就像我的公司一样,9年了,我知道也许明天就会倒闭,但是我还是想着拖了一天算是一天。
海伦的眼泪落在了我的手指上,我抚摩着她的脖子说:本来我以为,如果陈依不在了,你如果有一点爱我的话,就一定会留下来,你真的留下来了,只是,刚才有人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你留下来,是为了安装木马替他报仇,我现在才明白,我的公司没了,而你,我从来就没有得到过。

那天晚上勒死海伦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挣扎,只是不停地流泪,不停地说:
下雪了。
我几乎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完全杀死了她,一边勒着她的脖子一边陪着她哭,头脑一片空白。
那天晚上,我抱着海伦的冰冷的尸体在木马报警的尖叫声中睡起,朦胧中仿佛真的有雪落在了身上,可是睁开眼睛自己还在空旷的写字楼里。

整整过一个星期,又好象过了十年。当我被逮捕的时候,城西的项目由对手公司以压倒性优势取得。我的妻子来看过我一次,她笑着告诉我,其实木马就是她和对手公司合作放的,她要我也品尝,被人背叛的滋味。

我们都希望睁开眼睛又见温暖的春天,可是人生冰雪总是常在。

古希腊传说中,特洛伊王子访问希腊,诱走了王后海伦,希腊人因此远征特洛伊。围攻9年后,到第10年,希腊将领把一批勇士埋伏在一匹巨大的木马腹内,放在城外后,佯作退兵。特洛伊人以为敌兵已退,就把木马搬入城中。到了夜间,埋伏在木马中的勇士打开了城门,于是希腊人将特洛伊灭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 的頭像

ミ夜色シ墮落聖徒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